1. <code id="xzeu3"><strong id="xzeu3"></strong></code>

                  <blockquote id="xzeu3"></blockquote>

                    返回

                    死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死缘 第1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么!」正偷偷摸摸往大门溜去的脚步瞬间冻结,心跳断电、脑袋发麻,三魂七魄差点很没义气地全数弃主而逃,苦着脸迟疑了好一会儿后,江净珞才深深叹了口气,抱着畏缩成一佗柿干的心,胆怯地转回去面对江爸爸。

                      「爸爸。」

                      「妳要到哪里去?#20426;?br />
                      「面试。」

                      「面试?#20426;?#27743;爸爸浓浓的眉端挑了一下。「也是,上个月妳也五专毕业了,是该有个固定工作了,那么就在楼下工作吧,?#19968;?#32473;妳薪水的。」「可是,爸爸,我想……」江净珞怯怯地?#33510;?#36947;:「想找个正常的工作……」

                      「家里的工作哪里不正常了?#20426;?#23478;里的工作哪里正常了?

                      江净珞差点呛回去这么一句,可是话到嘴边又硬吞回去,她不敢,江爸爸的脾气比他那副高大魁梧的身材更可怕,霹雳火爆得很,一句话不对头就练拳头,再一句话不中听就表演无影脚,江家上下没有一个?#30636;?#24597;他的,包括她在内。

                      再说,江家从事的工作到底正不正常,这也是因人而异的,很难有最中肯的定论,以她家里的?#27515;?#35828;,恰好一半人说正常,另一半人觉得不正常,要开起辩论会来,最后恐怕会演变成集体斗殴。

                      哪边死的人少就算赢。

                      可是,从小她就因为家里的工作而遭到不少异样眼光,这也是事实,又因为她长?#30473;?#30246;又小、又干又扁,猛一眼看去还以为她是小学生,恶劣的同学就嘲讽说她是孙悟空投胎的母猴子,然后就小孙、小孙的叫她,叫得她满肚子委屈,却又不敢反抗。

                      好嘛,她承认,她就是懦弱、就是怕事,可以了吧?

                      「但是……」江净珞低着头说,不敢看江爸爸那张阎王脸。「但是人家想搬到外面去住嘛!」

                      「搬到外面去住?怎么?翅膀长硬了想飞了?#20426;?br />
                      「不是啦,爸爸,我……我有理由的啦!」

                      「什么理由?#20426;?br />
                      「家里太吵了嘛!」

                      这是借口,但也是实话,江爸爸无法反驳。

                      「好吧,妳也满二十岁了,我也不好管妳太多,」再怎样,女儿也算是成年人了,江爸爸决定?#24178;?#24494;」放松一点。「这样吧,妳爱去找工作就去找工作,不过得找那种坐办公室的工作,念到五专,起码要有这种程度。一个月之内?#19994;?#21040;,妳爱搬到哪去就搬到哪去,不过若是一个月之内?#20063;?#21040;,妳就乖乖留在家里帮忙吧!」

                      说完,江爸爸就转身走人,摆明了他说了算,不准否决,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留下可怜的江净珞一个人在那边目瞪口呆。

                      是她听错了还是爸爸说错了?一个月哪里会够?#32943;?#22312;经济这么不景气,裁员都来不及了,想找工作谈何容易?更何况……坐办公室?

                      她干脆自己开公司算了!

                      江净珞的脸更苦了,哀声叹气的走出家门,热辣辣的太阳直接轰到她头上来,她却一无感觉。

                      为什么她连找工作的自由都没?#24515;兀?br />
                      「小么,别难过,爸爸不是讨厌妳,也不是在利用妳,他只是……用他自己的方式在保护妳,妳懂吗?#20426;?br />
                      懂啊!

                      就是因为懂,所以她才无法真正的反抗爸爸,因为,其实全家?#27515;?#26368;疼爱她的人就是爸爸,最为她的将来担忧的人也是爸爸,只是他的方法太?#32536;饋?#22826;一相情愿了,实在令?#30636;?#25954;领教!

                      叹着气,江净珞回眸对随后追出来的江妈妈笑了笑,有点无奈。

                      「我知道,妈妈。」

                      「妳……是很特别的,所以……所以……」江妈妈努力想解释清楚。

                      「我知道,妈妈,真的,我知道。」江净珞感动的抱住妈妈。更正,不只爸爸最疼爱她,其实全家人都最爱她,因为她是江家的小老么。可是……可是……她不想一辈子都按照爸爸的?#25165;?#21435;走呀!

                      她不能靠自己的力量走出自己的路吗?

                      *

                      「宸御!」蹑手蹑足的动作蓦然僵住,沐宸御对自己咧嘴装出一副滑稽的鬼脸,再转身堆满一脸谄媚的笑。

                      「奶奶。」

                      「你又想上哪儿去了?#20426;?br />
                      「上班嘛!」

                      「上班?下午两点?#20426;?br />
                      哈,被抓包了!打了个哈哈,沐宸御哥儿们似的揽住沐奶奶的肩膀。?#21103;?#36825;样嘛,奶奶,我很?#24120;?#24819;出去走走,散散心嘛!」又烦了?

                      沐奶奶怪责的眼神即刻转为忧虑,满布老人斑的手关怀地抚上他的脸颊,表情是不知如何是好的困扰。

                      「是谁惹你不高兴了?告诉奶奶,奶奶替你教训他!」

                      「没?#27515;玻?#22902;奶,我只是想出去走走散散心,不然就会愈?#20174;?#28902;了嘛!」

                      那怎么行,他一烦就会……

                      「好好好,出去走走就出去走走,不过你?#20040;?#24212;奶奶,不可以……」

                      「OK!我答应,只要奶奶让?#39029;?#21435;,我什么都答应!」

                      语毕,沐宸御在奶奶脸颊上啾了好大一声,旋即兴高采烈的出门去了;沐奶奶盯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叹气。

                      「这孩子,到底在想些什么呢?#20426;?br />
                      「自从高中?#35805;?#26550;那一回,最疼爱他的叔叔为救他而死,他自己也差点死去,之后他就不太一样了,我想他是受到太大的刺激了吧?#20426;?#22238;答沐奶奶的是碧婶,她是当年沐奶奶嫁到沐家来时的陪嫁?#23601;罚?#19982;沐奶奶情同姊妹,因未婚夫早逝,?#25163;?#29983;未嫁,视沐宸御为亲生孙子,跟沐奶奶一样疼他疼得不得了,沐宸御也都唤她碧奶奶。

                      「我也是那么认为,可是看过那么多心理医生都没用啊!」

                      「或者他应该看的不是心理医生。」碧婶若有所思地喃喃道。

                      「不看心理医生看什么?#20426;?br />
                      「收惊。」

                      ?#28014;?#27448;?#20426;?br />
                      *

                      当经济不景气的时候,找工作的朋友们通常会发现一项令人十分冒火的现象,那就是,公司开列出来的条件限制愈?#20174;?#39640;级,职位?#20174;从?#20302;级,薪水和福利也愈?#20174;量?#20102;。

                      即使如此,为了活下去,硕士、博?#31354;?#26679;收起学位证书去跟人家抢开垃圾车的工作,大学生去端盘子的比比皆是。只有工作挑人,已经没有人挑工作的机会了。或者还得再加上一点点运气,有时候你想进去的公司,撞得头破血流就是进不去,以为不可能录用你的公司却让妳蒙上了。

                      这就是运气。

                      现在,江净珞已经落魄到只能靠运气找工作的分了,因为爸爸开的条件太高,而她自己本身的条件却太低,更糟糕的是,?#27605;?#21482;剩下一个星期不到了,在这种状况下,她也只能靠运气了。

                      因此,她会走进旭华大楼?#30475;?#26159;抱着侥幸的心理,虽然她预计自己全然没有被录用?#30446;?#33021;,不过还是想碰碰运气。

                      总裁秘书助理轮不到她,助理小妹总还有点希望吧?

                      虽然助理小妹只有趴趴走的分,没有资格坐办公室,但既然是在大公司里,在里面到底是?#20928;?#26159;坐,都是她说了算,爸爸不信也得信!

                      「哇,人好多?#31119;?#24184;亏我有先见之明,亲自来,而不是寄履历表。」她咕哝。

                      报上的广告是要应征人?#27605;?#23492;履历表,再排定时间通知面试,那起码也要十天半个月的,江爸爸给她的期限也早就过去了,所以她三不管就跑来了,没想到?#24515;?#20040;多人跟她一样。

                      「寄履历表就太慢?#27515;玻 古?#36793;有人说。「就是说咩,妳还在等回音,宝座早就被人占走啦!」另一个人附议道。

                      「妳应征什么?#20426;?br />
                      ?#35813;?#20070;助理。妳呢?#20426;?br />
                      「助理小妹。」

                      「嗯,一半一半。」某人用手一挥那整片乌压压的人头,起码有上百颗脑袋在那里?#25105;?#28014;动,由于她们都是自己跑来的,所以公司方面并没有准?#25954;?#23376;给人家休息,大家只好一起罚站。「没有人寄履历表,全都亲?#38405;?#26469;了,不过希望还是只有一半一半。」

                      录用,不录用,就是一半一半机会,每个人都一样,大家公平。

                      「我只是来碰运气的啦!」江净珞老实的坦?#23567;?br />
                      「谁不是?#20426;?#36825;个也很老实。

                      「我要再?#20063;?#21040;工作,就准备嫁人吧,我爸说的。」这个更老实。

                      「我早就开始在相亲了!」这个加双倍老实。

                      「我是从南部逃婚逃到?#36744;?#26469;的。」这个更猛,宇宙无敌老实。一个比一个老实,也一个比一个落魄,来这种超级大公司应征,竞争气?#31449;?#26159;低?#32536;?#21487;怜,因为大家都是在碰运气。

                      运气啊……

                      到底谁的运气最好呢?

                      大家相顾一眼,齐声落叹。

                      上百个人抢五个空?#20445;?#36825;还只是第一天而已,应征的人也愈?#20174;?#22810;,真的,想要捞上一个空?#20445;?#36816;气一定要很好很好,好得可以去买乐透中第一特奖了。

                      或许应该先去捞捞金鱼?

                      ?#39640;祝?#26159;她?#20426;?#35828;是要出去散散心,结果跑车一开,绕了半天还是绕到公司里来了,没想到正?#38376;?#19978;公司在应征人员。

                      欸?不是,是她们自己跑来的?景气真有这么差,才登报第一天,连履历表都没寄就全跑来了吗?好吧,辛苦她们了!沐宸御不关己事地耸耸肩,正待进电梯到自己的办公室,眼?#21595;?#22320;瞄到一抹似曾见过的人影,凝目一看,竟是那个踹了他屁股一脚的小妹妹。

                      「她也?#20174;?#24449;?#20426;?br />
                      他怔了怔,继而滴溜溜地转了转眼珠子,蓦而扬唇一笑,脑袋微偏,向身?#32536;?#20844;关经理低语交代。

                      「通知人事经理,我的办公室里也需要一位助理,今天就要……」

                      她要去买乐?#31119;?br />
                      就说找工作是要靠运气的嘛,果真给她蒙上了,嘻嘻嘻,这下子爸爸不能再逼她在家里工作了吧?

                      江净珞喜孜孜的低头填写人事数据表,顺便问一下……

                      「请问试用期多久?三个月吗?#20426;?br />
                      「没有试用期,即刻上任。」

                      ?#25954;俊?#33041;袋错愕的抬起来,江净珞不解地望住人事经理。

                      「可是……」这么大的公司竟然没有试用期,不是很奇怪吗?

                      还是只有助理小妹没有试用期,小卒仔嘛,踹你一脚就直接踢飞出去了!

                      人事经理的表情很平板,一点也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不过他的眼神倒是透?#20923;?#19968;丝丝若有似无的困惑。

                      「薪水六万,年终两个月……」

                      「六六六……六万?#20426;?br />
                      助理小妹的薪水?#24515;?#20040;高吗?

                      难怪大家抢破脑袋!

                      「人事数据填好之后,立刻到总裁室报到!」

                      喀嚓!

                      原子?#23454;?#21040;地上去了,一眨眼就逃之夭夭滚不见了,江净珞却好像已经忘了她在干嘛似的,自顾自傻眼地瞪住人事经理。

                      「请……逢明等一下,?#20063;?#26159;……不是公关部的助理小妹吗?#20426;?br />
                      「不,是总裁助理。」叩咚!江净珞整个?#35828;?#21040;地上去了,惊恐的眸子?#24046;?#24471;比?#36718;?#36129;丸还大,嘴巴又张又阖的说不出话来了。

                      总裁助理?

                      但但但……她应征的不是助理小妹吗?

                      话说回来,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旭华的征人广告上好像只有征求两位秘书助理和三位助理小妹……

                      有在征聘总裁助理吗?

                      好像没有嘛!

                      好嘛,就算是她眼睛脱窗漏看了,也轮不到她来占位置呀!

                      「不……不对,?#20063;皇怯?#24449;总裁助理,我的学历不够呀!」

                      人家秘书助理都要求拥有硕士学位了说,总裁助理的要求应该更高,起码也要留?#21862;?#22763;才够吧,她才五专毕业,算什么东西!

                      「没?#24515;?#37324;不对,就是妳!」

                      「可……可是……」还可是!人事经理不?#22836;?#22320;把另一支原子?#36893;?#19968;下放到她尚未完成的人事数据上,两眼?#35013;桶偷?#19968;瞪。

                      「妳到底要不要这份工作?#20426;?br />
                      「要!?#27604;?#35201;!」江净珞冲口而出,慌忙低头继续填写人事数据。

                      不管了,无论是在哪里工作,或是什么职位,再怎样都比在家里工作好,有问题,到时候再说吧!

                      十?#31181;?#21518;,她完成人事数据,就在人事经理的指示下搭电梯到六十楼。

                      「请问……」她心惊胆战,浑身冒冷汗地停步在那位外表看上去很严肃,表情也很严肃,眼睛瞪人更严肃的中年女?#35828;?#21150;公桌?#21834;!高潰?#25105;是……是……」

                      ?#24863;?#26469;的总裁助理?#20426;?#20013;年女人扶了一下金框眼?#25285;?#19978;下打量她的目光跟人事经理一样困惑。

                      ?#39640;潰?#22823;概是吧。」到现在,她还不确定到底是怎样?#20426;?#35831;问妳是……」

                      「我姓?#30504;?#24635;裁的专务秘书。」

                      「苏秘书。」江净珞赶紧恭恭敬敬地尊称一声,还弯腰敬了九十度的大礼。人家都说秘书是看门?#32602;?#19981;对,是左右手,不好好巴结一下不?#23567;!?#36827;去吧,?#39038;?#31192;书指指左边一扇门。「总裁正在等妳呢!」

                      等她?

                      江净珞?#20599;?#21912;息了一下,忍不住?#35835;硕丁!?#25105;……我自己一个人进去?#20426;?#19981;会是什么奇怪的欧吉桑在等她吧?

                      苏秘书眨了眨眼。「妳不认识总裁?#20426;?br />
                      认识奇怪的欧吉桑?

                      「不认识!不认识!」脑袋摇得快掉了,江净珞连声否认。

                      「是吗?#20426;顾?#31192;书更疑惑了,「?#19968;?#20197;为是认识的才会……」她自言自语地喃喃道,并起身离开办公桌后。「来吧!」

                      于是苏秘书带着江净珞来到门前,敲了两下,旋即开门进入。

                      「总裁,您要的助理来了。」

                      「好,妳先出去吧!」

                      苏秘书出去了,江净珞却没注意到,兀自怔怔地望着那张背对着她的办公椅,疑惑地猛皱眉,他的声音并不熟,只是……好像在哪里听过……然后办公椅慢条斯理地转过来,端坐椅上的人也逐渐显现在她眼里。才一眼,她就失声大?#23567;!?#26159;你?!」

                      办公椅上的人!沐宸御哈哈大笑,轻快地起身来到她面前,屁股靠在办公桌上,双臂环?#20800;?#24471;意洋洋的对着她继续猛笑。

                      「我就知道妳一定会记得我!」

                      谁会不记得,要有谁见过他还不记得他的,那人一定是瞎子!

                      她长这么大,就没见过有谁比他更漂亮的!包括女人在内,那样精致美丽的五官,那样艳若桃李的容貌,简直是囊括了美的极致的脸,说是俊美都嫌不够,非得说是美若天仙才能够表达出他的美貌于万一。

                      而且他的肤色又特别雪白,不是苍白的白,而是晶莹雪嫩,让人看了就想摸一把的粉白,就像白雪公主那样。

                      如果他是女人,肯定是绝世大美女,世界小姐第一名!

                      但他不是,他只?#24623;?#19968;张比女人更漂亮的脸,还有一头乌溜溜的长发,可是那副起码有一百八十公分高的身材却是十足十的大男人!平扁到不能再平扁。虽然迷不了男人,但女人见了他肯定神魂颠倒!往后的日?#21448;?#33021;失魂落魄的度过,只要他一笑,必定会瘫倒一地残兵败将在他的西装裤,不,牛仔裤下,成为他死忠的粉丝。

                      令人嫉妒的男人!

                      不过她不会,不会嫉妒他,也不会被他迷瘫了,因为她有自知之明,乌鸦是不会去稍想凤?#35828;摹?br />
                      「你怎会在这里?#20426;?#27743;净珞脱口问。

                      脑袋一歪,「妳认为呢?#20426;?#27792;宸御顽皮的挤挤眼。

                      怔了一下,江净珞再度失声大叫,「你就是旭华总裁?!」

                      「答对了,有?#20445; ?#20462;长的?#31181;?#28857;点她的鼻尖,沐宸御转身回到办公椅上大剌剌的坐下。「?#26377;劍?#27599;个月就多加一万吧!」

                      现在是怎样,电?#30828;?#35868;游?#32602;看?#23545;一题就有奖金一万吗?

                      「你……真的是总裁?#20426;?#27743;净珞还是不太敢相信,对方实在太年轻,太……太没有身为总裁的架式了。

                      「如假包换!」沐宸御毫不犹豫地说。「我叫沐宸御,妳呢?#20426;?br />
                      「江净珞。」江净珞下意?#26029;?#22238;答他,再不信地又问一次。「你真的是旭华总裁?#20426;?br />
                      「真的!」见她还是一副不信的样?#21360;?#35201;不要叫苏秘书进来证实一下?#20426;?br />
                      「不要!」那多丢脸,如果他真的是的话,她不糗毙了!「可是……你应?#27809;?#19981;到三十岁吧?#20426;?br />
                      「二十八。」

                      「就说吧!」好像抓到把柄似的,江净珞指着他大?#23567;!?#20320;太年轻了,又没有总裁的架式!」

                      「太年轻不能怪我,老爸、?#19979;?#37117;去世了,奶奶坚持要我接手,我又能怎样?#24656;劣?#27809;有总裁的架式嘛……」沐宸御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大概是因为总裁的工作都不是我在干的吧!」

                      「那是谁?#20426;?br />
                      「我奶奶,她是董事长,还有执行副总裁廖叔叔和财务副总裁徐叔叔,他们是老爸的结拜兄弟,对旭华?#39029;?#24471;很;?#21155;?#25105;,我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图章总裁,哈也不用干,每天盖盖图章、签个名就行了。」他是废人啊他!

                      「为什么你自己不担负起你自己的责任?#20426;?#19981;由自主地,江净珞义正辞严地?#39318;?#21481;过去。

                      人家她都那么辛苦的打工了说,是男人,?#20599;?#36127;起自己的责任吧?

                      「问为什么啊?#20426;?#27792;宸御慢条斯理地交叉双手,十指顶住下巴,若有所思的眼直愣愣地啾着她。「妳知道为什么?#19968;?#24120;常跑到『那个地方』去吗?#20426;?br />
                      「常常?#20426;?#27743;净珞大惊失色。「你常常去那里?#20426;?br />
                      「常常。」沐宸御点头证实。

                      「你……自己去的?#20426;?#19981;可能吧?

                      「我自己去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体育彩票11选5玩法 新浪棋牌 贵州快三软件 福彩36选7走势图 号码选号 加拿大28群 银河 福彩3d跨度走势图9188 天天斗地主小游戏在线玩 盛大彩票登录 生肖时时彩玩法 海南飞鱼彩票官网二维码 香港六合图库47005 青海快3开奖查询 彩票方案 2019特别好码八句诗 刮刮乐彩票中奖几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