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xzeu3"><strong id="xzeu3"></strong></code>

                  <blockquote id="xzeu3"></blockquote>

                    返回

                    死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死缘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真的是!

                      「为什么?」江净珞实在忍不住,再次扯高嗓门失声大?#23567;!?#20320;为什么要自己去『那个地方』?」

                      「就跟我不想担起我的责任的原因一样。」

                      这是什么鬼答案!「你……」

                      「其实妳自己不也是常常去。」

                      「你怎么知道?#39029;?#24120;去?」

                      「妳对『那里』那么熟,一定是常常去,对吧?」

                      江净珞想不出话来反?#25285;?#22240;为她确实是常常去,而且肯定比他去的次数更多好几倍,甚至几十倍、几百倍。

                      「可是我跟你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妳搭公交车去的?」

                      「不是那个啦!」江净珞忿忿的瞪他一眼。「我是说目的啦!」

                      「妳去打工?」记得她是这么说的。

                      「对!」江净珞理直气壮地猛一点头。「而你却是去享受的。」

                      沐宸御又耸了耸肩,蓦而起身。「走吧!」表明了他不想再就这个话题继续谈下去了。

                      江净珞连忙跟上去。「去哪里?」

                      沐宸御回眸一笑,那样灿烂「娇艳」的笑靥展现在他那张绝色姿容上,可真个是「妩媚动人」,圣人看了也要喷口水。

                      「妳知道身为我的助理,工作是什么吗?」

                      「……」

                      老板问话,江净珞却没有立刻回答,兀自两眼发直地看「美人」看呆了眼,直到沐宸御笑着替她阖上下巴,她才回过神来,旋即红着脸垂下头去偷?#30340;?#20102;一下嘴角,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不自觉地涎下口水。

                      「是什么?」

                      「陪我玩。」

                      「……」

                      难怪那么高薪,原来是「玩伴」,最好不是床上的那种!

                      *

                      「你……能不能开慢一点?」

                      沐宸御飞快地瞥身边的人一眼,见她紧张得脸色发青又发绿,好像快抓兔子给他看了,不禁轻笑一声,脚下油门放松,跑车立刻慢了下来,也不再转过来绕过去的钻空隙跑了。「妳怕死?」

                      「你不怕?」

                      「妳说?#20800;俊?br />
                      还用说,他要是怕,就不会常常跑到「那个地方」去了。

                      江净珞吁出好长一口气,松懈下惊惧的神经后,再转眸望定沐宸御的侧?#24120;?#28385;心困惑,不解像他这样一个得天独厚的男人,应该只怕活得不够久来享受人生,他却反而不怕死,甚至……

                      为什么?#20800;?br />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会不觉得他是「伟大的旭华总裁」,而只是一个「需要帮助的人」。

                      而她,向来都是那个提供帮助的人。

                      虽然她本性是个畏畏缩缩、胆小懦弱,躲麻?#25199;?#24471;比躲鬼更快的那种,但在需要她帮助的人面前,她却很强势,甚至有点凶悍,这是长久以来养成的「职业」习惯,已经改不了了。旭华总裁?不,他不是,他只是一个需要她帮助的人。

                      「我们现在要到哪里?」

                      沐宸御瞄了一下?#30452;懟!?#21435;喝下午茶。」

                      江净珞不禁叹气,看来她以后有的是机会品尝那些有钱?#35828;男?#38386;活动了。

                      半个钟头后,两人在饭店?#30446;Х忍?#22352;定,点了两份下午茶,然后就开始聊了起来。

                      「妳刚毕?#25285;俊?br />
                      「对,五专毕业。咦?你怎么知道?」

                      「三个月前妳说妳在打工,现在却出来找工作,那就是刚毕业啰!」沐宸御一边替两?#35828;?#32418;茶,一边解释。

                      「是你有意录用我的?」所以她才会莫名其妙捞上这个工作吗?

                      「是啊!」

                      「为什么?」

                      沐宸御笑了,他指指她的盘子示意她可以吃了。

                      「妳记得三个月前跟我说过什么吗?」他们说的话可多了,他指的是哪一句?「不太记得。」这么说最干脆。

                      沐宸御马上送过来哀怨的一眼,好像即将被抛弃的怨妇。「妳说就算我们又碰面了,我也不会多看妳一眼。」

                      想想,嗯,好像真的有这么一句耶!

                      江净珞颔首。「所以?」

                      沐宸御顽皮的挤挤眼。「所以我就看,我看,我看,我看看看……」

                      他真的瞪大眼盯着她看得目不转睛,看到她燥热上脸、心跳狂飙,不好意思的垂下?#25199;?#22836;一次有男人这样直眼盯着她看,真的很……很……

                      「好?#27515;玻?#30475;够了没?」她?#20013;?#21448;气的低?#23567;?br />
                      「干嘛?这样妳也生气啊?」沐宸御嬉皮笑脸的揶揄道。

                      「为什么不生气,你想害我耶!」江净珞咕哝,理直气壮地气给他看。

                      「我想害妳?」笑脸垮了,沐宸御错愕地顿住往嘴里塞?#26696;?#30340;叉?#21360;!?#25105;给妳一份工作,妳还说我想害妳?#32943;?#22312;的好人这么难做吗?还是妳有被害妄想症?」

                      「你才脑袋破洞?#20800; ?#27743;净珞不高?#35828;?#25439;回去。

                      「不然是怎样?」沐宸御不死心地追问。

                      「你……你到底有没有仔细看过我?」

                      「我一直看着妳不是吗?」

                      「那你……你难道不觉得我很……很……」

                      很什么?

                      沐宸御困惑地盯着她左研究、?#24050;?#31350;,想研究出她究竟是哪里不对了,可怎么看就是看不出哪里有问题。

                      没什么不对呀!

                      直到她指指他的?#24120;?#20877;指指她自己的?#24120;?#20182;才恍然大悟,终于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

                      「妳也不难看呀!」

                      这并不是安慰她的谎言,纵使算不上是美女,但她的五官相当清雅,很有个人特色,?#19978;?#35201;仔细看才看得出来,并不抢眼。

                      更吃亏的是,她的皮肤比一般人黝黑,而且个子又十分瘦小,再加上荷包蛋配干扁四季豆的身材,就像是蚂蚁窝里的小蚂蚁!毫不起眼,纵使她当街大马路自焚,也不会有人多看她一眼。谁会去看一只小蚂蚁起火燃烧,一点看头都没有!

                      「你自己长那个样,?#27604;?#36825;么说。」他怎能了解她的心酸!

                      他,一个身高一百八十公分以上,长发飘飘,姿容无限美好的大男人。

                      她,一个身高一四八公分,乌发削得又短、?#30452;。?#21448;黑、又瘦小的小黑炭。

                      一个是媲美天使的美男子,一个是用丑小鸭来形容都有得找的小老鼠,天使是永远不会了解小老鼠的自卑心理的。

                      「又不是我自己高兴长这个样的!」沐宸御嘟嘟嚷嚷的,他也不爽了。「告诉妳,长得太好看并不是好事,我也自己毁容过,可是我奶奶又让医生把我整型回原来的样子,我又有什么办法?」

                      江净珞惊喘。「你……你自己毁容?」

                      「嗯,」沐宸御颔首,神情自若地继续?#32536;案狻!?#22312;脸上划了好几刀。」

                      自己在脸上划……

                      江净珞差点昏倒。「你你你……你为什么要那么做??#21653;?#28982;做那种事,他是自虐狂吗?

                      沐宸御瞥她一眼,那一眼,好奇特。「我说了,长得太好看绝不是好事!」因为那奇特的一眼,江净珞?#37027;?#23376;没来由地紧抽了一下,怔愣地看着他好半晌后,突然了解到一件事实。

                      永远别太肯定别人看上去有多么风光,他就一定有多么风光,因为妳不是那个人,妳并不知道他在表面的风光背后是不是另有说不出?#30446;啵?#24515;中的愁苦只有本人才知道,除非他愿意说出来,但是很多人都宁愿埋在心底自苦。

                      所以,同情的对象不能只限于那些一看就很可怜的人,那些表面风光的人也许也需要人家的体谅。

                      没错,他的确是个需要帮助的人,而且是急需!

                      他不应该常常到「那个地方」,不对,他根本不应该到「那个地方」去,「那个地方」绝不是让他享受的地方,总有一天,他会回不来的。

                      不,她不能眼睁睁看着那种事发生!

                      心头一紧,未假思索,江净珞捉住他搁在?#28866;?#19978;的手。「我明白了,其实?#35828;?#22806;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从现在开始,我只看你的心,不看你的外表,好不好??#24618;?#35201;他愿意让她了解他的心,她就能?#35805;?#21161;他了。毫无缘由地,她一捉住他的手,沐宸御就微微震了一下,视线随之落下盯住那只纤细的小手,跟她身上的其它地方一样,相当黝黑,但若仔细端详,可以发现到她的手其实很精致、很柔软,也特别温暖。

                      不知为何,那只紧紧握住他的小手,竟在他心湖里撩拨起了一阵荡漾不断的涟漪,使他的呼吸有点不太顺畅,好像是感冒鼻塞,也可能是?#31389;壮?#26399;。

                      然而,不过一会儿之后,那种震荡人心的涟漪就逐渐?#20132;?#20102;下来,转而为一种宁静而安详的感受,使他不由自主地放?#19978;?#26469;,彷佛身心全都被洗净了,在这一刻里,甚至连?#23395;?#22312;他心头多年的鬼魅都消失了。

                      他很惊讶,也很贪?#36820;爻两?#22312;这?#33267;?#22312;「那个地方」都无法感受到的平静。

                      也许是因为她那小手所传达过来的温暖,让他感受到她的关心,不是谄媚,也不是讨好,更不是因为他出色的外表或是富裕的家?#24120;?#32780;是针对他这个人所发?#38405;?#24515;真正的关心。

                      一种很专注、很特别的关心。慢条斯理地,他反过来用两?#32844;?#35065;住她的柔夷,美丽的眸子隐隐透出异样的光采。「也许有一天,?#19968;?#21578;诉妳一个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35828;?#25925;事。」

                      「好,我等着!」江净珞猛点头。

                      太好了,只要他肯说,她一定会听,然后她就能够从故事中理解到他的?#21738;?#21040;底是什么,之后,她才有办法帮助他。

                      这,一?#20493;?#26159;她的「工作」。

                      江净珞自顾自暗忖,完全没注意到某只胆大包天的色狼正在善用良机,眉开眼笑的大吃特吃她的仙草小豆腐,捏呀,揉呀,揉呀,捏呀……

                      果然,女孩子的手摸起来就是这么舒服!

                      *

                      「我找到工作了。」晚餐桌上,江净珞笑吟吟的郑重宣布,两只眼睛却很弄的不敢瞄到江?#32844;?#36523;上去,因此只有江家其它成员注意到,某?#27515;?#22312;半空中的汤?#25417;?#20102;一下,旋即又继续收回去,慢吞吞地喝完汤匙里的汤,再放下汤匙,拿起筷子夹菜配饭。

                      「哪家公司?」江?#32844;腫此?#28459;不经心,其实两支筷子已经快被他焰死了。

                      「旭华。」没胆的人目不斜视,眼神正对着抿唇憋笑的江妈妈,还是不敢瞥向江?#32844;?#37027;边去。

                      「旭华?」江大姊失声惊呼。「不是那家跨国财团旭华吧?」

                      「就是那家。」

                      「怎么可能、旭华可是世界五十大企业之一耶!」江大嫂也跟着叫起来。「虽然旭华总公司是十多年前由澳洲迁到台湾来的,但那并不是因为旭华没落了,而是旭华的老董事长是台湾移民到澳洲的华侨,年纪大了想落?#35910;?#26681;才搬回来的喔!」

                      「没错,」江大哥应和着,他们夫妻俩都是上班族,对商?#21040;?#20102;解得比江家其他人都多。「能够进旭华上班的只有?#21152;?#20013;的?#21152;ⅲ?#23567;么,妳只有五专毕?#25285;?#20973;什么进去?该不会妳应征的是清洁工吧?」

                      「才不是,是……」江净珞迟疑一下,把脸埋进饭碗里。「总裁助理。」

                      有人摔破碗了。也有人很镇定的挖挖耳朵。「我听错了,是剪裁助理吧?不过,他们公司有经营服饰相关事业吗?」

                      「错,是总理助理,助理的老大,对不对??#19968;?#26159;第一次听到这种职位?#20800; ?br />
                      「不对,不对,是助理的助理……」

                      愈说愈离谱了!

                      「不是,不是,都不是啦!」江净珞啼笑皆非地?#25199;?#20182;们的天花乱坠。「是总裁,除了董事长以外,公司里最大牌的人,是他的助理啦!」

                      霎时间,一片错愕的寂?#35009;致?#22312;餐桌上,连江妈妈也傻眼了。

                      总裁的助理?

                      她?

                      「什么内幕?」江?#32844;?#20302;沉地问,不是他看不起自己的女儿,但自己的女儿吃几两干饭,他哪会不清楚,小公司小企业的老板助理,有可能;大公司大财团的总裁助理,哪里轮得到她!

                      ?#25913;諛话。俊?#27743;净珞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真话。呃,其实三个月前,我和总裁就认?#35835;恕!?#35828;一半好了。

                      江?#32844;?#30340;眉头马上打了个死结。「妳在哪里认识那种欧吉桑?」

                      「才不是欧吉桑?#20800; ?#34429;然起先她也这么认为。「他才二十八岁耶!」

                      「二十八?」江?#32844;?#21756;了哼,?#24178;?#24180;得志,肯定是花花公子!」依旧不满意。

                      「也不能算是啦!」虽然沐宸御总是笑得很灿烂辉煌,但她感觉得出来,其实他爱玩也只是想排遣心中说不出口?#30446;?#32780;已。

                      人会发疯,有大半是被自己?#21697;?#30340;。

                      「好了,既然你话说在前头,也不好对女儿食言吧?」江妈妈出来打圆场了。

                      可恶,他的确是想那么做,可是既然被说出口了,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怎么做得出来?

                      唉,老婆实在太了解他了!

                      江?#32844;?#19981;甘心的又重重哼了一声。「好吧,随妳,不过……」

                      一听?#32844;?#19981;反对了,江净珞狂?#39539;?#24046;点翻?#25438;?#36215;来。「我知道,我知道,家里需要帮忙时,?#19968;?#22238;来的,可是只能?#25165;?#22312;假日喔!」

                      老大都同意了,家里其它人自然不敢有异议。

                      「妳想搬到哪里去?#38752;?#36817;公司吗?」江大嫂最了解小姑的心事了,刚嫁到这个家里来时,好几次她都被?#36710;?#25235;狂,还跟老公大吵一架,整整两年之后她才认命,最后终于习惯了。

                      「对,最好可以走路上下班。」既然要搬出去住了,就不能再举伸手牌了,得自己养自己,头一步就是要节省开销,省车钱是其中之一!

                      江二哥瞥?#32844;?#19968;眼,「我帮妳找吧!」他找的房子,?#32844;?#20063;应?#27809;?#25918;心一点。

                      江净珞顿时笑瞇了眼。?#24863;恍?#20108;哥!」她知道由二哥来帮她找房子,肯定可以省下押金了。

                      嘻嘻嘻,就知道大家?#24049;?#30140;她喔!

                      「家具我来补助。?#25925;?#21460;。

                      「搬进去前,我帮妳打扫。」?#38754;ⅰ?br />
                      「我开小货车帮妳搬家。」堂哥。

                      「电话我帮妳申请。」二姊。

                      「还有第四台。」姑姑。

                      「我搬去陪妳好了!」某个不知死活的?#19968;鎩?br />
                      喂,这就太超过了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体育彩票11选5玩法 山西20选5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和睦顶呱刮什么意思 13号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高手同盟二肖中特网址 京东彩票出票中 内部泄密四肖中特 18选7开奖 安徽体彩时时彩十一选五 乒乓球发球机十大名牌 青海11选五加奖 怎样用微信支付彩票 吉林快3开奖结果最新一期 河北11选5助手免费版 北京福利彩票大奖 二八杠作弊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