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xzeu3"><strong id="xzeu3"></strong></code>

                  <blockquote id="xzeu3"></blockquote>

                    返回

                    死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死缘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为什么要缠着他

                    我爱他呀

                    他不爱妳

                    ?#19968;?#36825;样也是他害的

                    不那是妳自找的不要把过错归咎到别人身上

                    可是

                    回去吧回到妳该去的地方不要再缠着他了不然?#19968;?#26432;了妳的

                    我宁愿被妳杀死

                    唉真是执迷不悟

                    妳妳想做什么

                    ?#28014;?br />
                    不妳不能那么做

                    ?#28014;?br />


                    希望妳下辈子不要再爱错男人了



                    上去



                    又要跷班了

                    江净珞无奈地苦笑自从就任堂堂总裁的伟大助理之后她每天到旭华大楼前上班等沐宸御的跑车来接她而沐宸御却连上楼探探办公室有没有被人搬走了都懒就直接带她上?#36820;?#22788;去玩了

                    吃喝玩乐嫖赌呃没有嫖总之就是哪里有乐子就上哪儿去找哪里好玩就上哪儿去混甚至还远征到香港?#24405;?#22369;日本玩得她一天比一天?#30007;?#27599;个月领六万薪她到底办了什么正事什么也没有

                    你不?#19981;?#32463;商

                    无所谓喜不?#19981;?br />
                    你大学念什么的

                    工商管理

                    既然不是讨厌经商学的又是工商管理你不觉得应该学以致用一下吗

                    不觉得

                    ?#28014;?br />
                    起初她认为应该先给他一些时间好让彼此熟悉一点他才有可能会主动把心事告诉她所以由着他像携带随身包似的把她带来带去

                    可是两个多月了耶他们之间还不够熟悉吗

                    除了家里是什么样的场所她几乎把有关自己所有的事都告诉他了为的是博取他的信任结果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功夫吗

                    你真的一定要每天这样疯狂的玩才能够暂时忘却痛苦吗她忍不住冲口而出但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只见一阵痉孪似的痛苦骤而闪过沐宸御眼底然后他笑得更灿烂了

                    我不懂妳在说什么

                    他懂

                    可是他还不想告诉她可能是太痛苦了他不想去挖开那个旧伤口再痛一次也说不定是他觉得对她还说不出口毕竟除了第一次见面之外他们也不过才相识共处两个多月这样逼他太勉强了

                    江净珞歉然地啾着他不懂就算了好吧反正她有的是耐心

                    沐宸御耸了耸肩旋即潇洒地转身要上车那上车吧我们去

                    等等她忙拉住他你带我去的那些地方老实说我都腻了可不可以换个去处

                    他带她去的都是那种要花大钱打发时间的地方譬如夜总会赌场俱乐部之类的凭良心说那种地方去一次两次还觉得挺新鲜但去多了就觉得无趣真的不想再去了特别是在那种场合里的人不管是服务生或客人尤其是女人那?#30452;?#22839;的眼神实在令人不舒服虽然她说过以后不看他的外表只看他的心但这谈何容易她不看别人会看呀

                    她很清楚她和沐宸御站在一起有多么不搭身高不搭外表更不搭甚至连个性都不搭一个是粉嫩嫩的水梨一个是干?#26432;?#25153;既黑又走味看了就倒尽胃口的过期黑枣谁会把它们配在一起谁脑袋有问题

                    偏偏他们不但凑在一起而且沐宸御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老是黏着她不放连她上个化妆室他都要杵在门口站岗?#38405;?#20123;自认条件?#20154;?#39640;级一百倍的女孩子却是视而不见睬也不睬一眼

                    小心一点总有一天会被盖?#21363;?br />
                    那些女孩子妒恨交加的眼神都在这么说还有意无意的往后门瞄表明了她们有多么渴望把她拖到暗巷里去来一场群殴

                    她们一群殴她一个

                    那妳想去哪里沐宸御无所谓地问可以玩就好到哪里并不重要

                    喝茶

                    下午茶现在还不到中午耶

                    老人茶

                    ?#28014;?br />
                    曾经喝茶在台湾流行过好一阵子茶艺馆满街都是但没两年喝茶的艺术又没落了茶艺馆陆续收摊所剩寥寥无几只有在偏僻不热闹的地方才看得到江净珞领路去的地方就是这么一?#20063;?#33402;馆在坪林某一处深山里环境深幽的林子内没有人带路还真找不着

                    看看桌上几碟寒酸的豆干山菜沐宸御颇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再将目光移向对面只见江净珞专心一意的洗杯泡茶庄严肃穆的模样竟有几分神圣的气氲那黝黑的肌肤?#27492;?#38544;隐散发着莹洁的光芒使她整个人都亮了起来

                    待江净珞泡好茶抬眸要招呼沐宸御喝茶却见他直怔愣地盯着她看以为他是被泡茶的繁琐?#20013;?#32473;看呆了于是嫣然一笑

                    泡茶虽然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却能澄净?#35828;男?#28789;你应该试试因为她那不经心的一笑沐宸御心头又莫名其妙的震动了一下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狠狠地盯住她的笑靥不放也许是因为他自己长得?#27599;?#22260;绕在他身边的女孩子不知凡几他却从不觉得有哪个女人称得上美女但此刻在他眼里她那纯净得近乎圣洁的笑靥竟是美得令人坪然心跳不已他想回应她喉咙却又干又涩紧缩得挤不出半?#21487;?#38899;来

                    他怎么了

                    记得外公第一次带我来泡茶时才?#23480;种?#25105;就坐不住了江净珞丝毫不曾察觉到他的异样自顾自说她的但外公说他要教我如何定下心来这对我呃打工的工作很有帮助那时候?#19968;?#24456;小虽然听不懂外公到底在说些什么但他是长辈我也只好乖?#32536;?#21548;话

                    她?#20013;?#20102;一下事实证明这对我确实是很有帮助想工作就得先定下心来一颗浮躁的心是做不好任何事的

                    来她把空杯子凑到他鼻端?#20219;?#38395;香如何

                    沐宸御下意识?#20945;?#22905;的话用力吸了一口气却嗅不出什么特别的香气整个?#35828;?#24863;觉依然集中在她的笑靥上?#20004;?#22312;她那份奇异的美而不可自拔她真的好美啊不在于她的五官也不在于她的身?#27169;?#22905;的美并不在于一般人最介意的外表而是她整个人

                    从她成为他的助理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感觉得出来她愿意跟着他到处跑需要工作与这份工作的薪水很高这两种因素只占了小部分有大半因素是因为她想帮他没有任何条件只是很单纯的想帮他这个人

                    他并不清楚她究竟想帮他什么?#25191;?#31639;如?#20255;?#20182;但是从她的眼神和总是欲言又止的态度上他感受得到她的关切?#27698;?#24551;只因为他常常自己跑到那个地方去享受

                    唉为什么就是没有人相信他真的是到那个地方去享受的呢

                    无论如何她是真心想帮他的那份善良体贴的心意跟他交往过的任何女孩子都不同不与任何人都不同那些把目光定在他身上的人多半是有所企图的不然就是迷恋他的?#35813;?#33394;总之全都是有目的的唯有她只是很单纯的关心他而已

                    就是那份善良体贴的心意使她散发出那样美丽的光采的吧?#35813;?#24403;我心情不?#27809;?#24456;?#21507;?#26102;就会自己一个人跑到这里来泡茶江净珞还在说她的两眼漫不经心地瞥向落地窗外的竹林感受这里的宁?#28799;?#31077;和让心灵重新归零于是我的心情就平静了下来其实

                    她徐缓地拉回目光安详地定在他那张美丽的脸庞上

                    ?#35828;男?#24773;之所以不好多半是因为有某些事想不开而会想不开通常是自己把自己困住了所以如果你自己解不开那个死结为何不说出来让别?#27515;?#24110;你解开那个结呢

                    闻言沐宸御没有任何?#20174;?#21482;是定定地望住她良久良久后

                    突然他移开视线但出声了爷爷奶奶原是一?#24895;?#24773;很好的夫妻两人十分恩爱羡慕死了所有认识他们的人但随着爷爷的生意愈做愈大沐家愈?#20174;?#23500;有情况也开?#20960;?#21464;了跟所有男人一样他开始在外面养女人二房三房四房还有孩?#21360;?br />
                    他叹了口气妳可以想见我奶奶有多怨恨吧

                    江净珞无言?#36828;ԡ?br />
                    是女人就不可能不怨恨除非她根本不在意自己的丈夫而他爷爷奶奶曾是那样恩爱的一对那种被背叛的?#20174;?#24680;必定更为深刻

                    还好爷爷是个很传统的男人他虽然宠爱外面的女人和孩子却依然认定只有大房的嫡子才有资格继承他的财产所以爷爷去世后我爸爸理所当然的继承了所有财产而爷爷在外面的女人和孩子也只能仰我奶奶的鼻息过日?#21360;?br />
                    这下子他们可惨了

                    我想你奶奶对他们可能不太好吧江净珞小心翼翼地猜测

                    何止不好我奶奶恨死他们了从不给好?#25104;?#30475;百般的为难一心想把她受到的委屈发泄到他们身上而她也的确做到了只不过

                    沐宸御苦笑她的宝贝独子我爸爸才刚和我奶奶为他?#25165;?#30340;对象订婚没多久他就效法爷爷的博爱精神开始在外面养女人生孩子一?#20219;页?#19990;满足了奶奶生下嫡子的要求之后他更是干脆不回家了?#33267;?#22312;二奶三奶?#21738;H?#20116;奶六奶那边住

                    ?#23480;?#26356;上一层楼耶

                    竟然从二奶包到六奶这种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博爱精神听得江净珞张口结舌彻底无言

                    只不过慑于我奶奶的威?#24076;?#20182;不敢太嚣张不敢让奶奶瞧见他那些女人也不敢让我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姊?#20040;b感գ?#19981;然他是很想把那些女人孩子全带回家里来让孩子从?#24863;գ?#29978;至沐宸御讽然一笑一个个?#33267;?#21644;那些二?#22530;?#32467;婚给她们正式的名分他说这是他欠她们的

                    的确他爸爸是欠了那些女?#35828;模?#21487;是怎么结

                    离婚再结婚结婚后再离婚然后再结婚再离婚再结婚再离最后他到底是谁的老公

                    江净珞一脸困扰想不透他爸爸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过就算我奶奶在世的时候他不敢太乱来女人不敢带进门孩子不敢带回家但他还是有他的打算只要他耐心等我奶奶百年之后一切就可以任由他?#20945;?#20182;自己的意思来支配?#25165;?#20102;?#19978;?#30340;是

                    千万不要说他爸爸希望他奶奶快快驾老鹤归仙去吧

                    他没料到自己竟会先奶奶而去于是所有的遗产全由我一个人继承了

                    又糟糕了当时他还小一切自然由他奶奶把持这么一来恐怕那出陈旧的?#35828;?#26723;又要回放一回了

                    我想江净珞迟疑地?#33510;?#36947;那个呃你奶奶年岁也大了怨恨应该不会那么深了何况你爸爸的那些女人毕竟是晚辈就算她不承?#24076;?#37027;些孩子们也是她的孙子女你奶奶应该不会对他们太差吧希望是

                    才怪沐宸御翻着白眼哼了一声?#20945;?#22902;奶的意思她根本不想让他们过好日?#21360;?br />
                    江净珞张了张嘴却只叹了口气出来

                    虽然她也是女人女人就该维护女人但她实在不得不承?#24076;?#22899;?#35828;脑?#24680;真的很可怕呀

                    ?#24863;?#22909;爸爸生前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在遗嘱里把所有财产平分给所有的女人和孩子但至少也留下了能够保障他们未来生活的?#36343;ġ?#27792;宸御平静地道当然他原是打算在奶奶过世后就修改遗嘱的但很不幸的他没机会

                    男人就是自信过剩

                    我奶奶痛恨她们只因为她们身为小老婆而她们也痛恨奶奶和我因为她们认为奶奶和我?#21644;H?#20102;沐家所有财产却不分点汤给她们喝于是沐宸御顿住深深吸了口气再继续高中时我被绑票了

                    江净珞?#32479;?#27668;双眸惊恐地大张绑?#20445;?#20320;你你你不会是想告诉我说就是他们他?#21069;?#26550;你的吧这件事她也听说过从大楼警卫口中听说沐宸御曾被绑?#20445;?#36174;金一亿美金但沐家?#35835;耸?#37329;绑匪却还是不肯放人结果是最疼爱他的叔叔牺牲了自己的性命才把他给救了回来不过他依然伤重住院两个月而那两个绑匪也在警方追缉中被击毙了

                    这件绑票案已过去十年沐宸御应该不想再提起才对但他偏偏在这时候提到那件事理由只可能是这种原因但这也未免太令人骇异了

                    希望他否认

                    沐宸御垂眸沉默了好半晌后才又缓缓地开了口他们包括爷爷在外面生的孩子还有我爸爸在外面的女人全都是主?#20445;?#19968;个都没漏掉可是

                    他嘴角抽搐了一下我并没有说出去由于那两个下手绑票的人都死了因此警方以为主谋就是那两个人没有人知?#20048;?#35851;另有其人甚至连他们都不知道我全都知情了

                    那你怎么会知道的江净珞脱口问你看到他们了吗

                    我只看到几个他们以为我仍然处于昏睡状态之中因此?#19981;八?#26080;忌惮所有该说不该说的话全都说出来了而且说到这里沐宸御的声音突然紧绷了起来在我不小?#30446;?#21040;下手绑票的?#35828;?#33080;之后那人说要杀我灭口他们竟然说说

                    说什么

                    说早该杀了我的

                    好狠

                    江净珞惊骇地瞪圆了眼再?#35748;?#20110;说不出话来的?#32431;z?#24515;头是震惊却也是感?#23613;?br />
                    她该怎么说又能说什么呢

                    这是另一?#20013;问?#30340;冤冤相报是男女之间复杂的关系连累了下一代受害彼此怨恨都是对方的错却都不认为自己有错结果没有?#35828;?#22836;这份怨恨也就愈?#20174;?#28145;也永远都解决不了除非有人先出来道歉

                    但他们既不认为自己有错又怎么会肯道歉呢

                    我想你是不是可以她小心翼翼的啾着他谨慎地措辞先对他们付出善意也许?#22815;?#36824;没听完沐宸御就猛然偏过脸去江净珞马上噤声无言叹气是啊人家都狠下心要让他死了又怎能要求他?#38405;?#20123;想要他死的人付出善意呢

                    他并不是圣人呀

                    话再说回来其实他已经尽他所能付出善意了瞧他并没有说出主谋是他那些虽然不同姓?#20174;?#34880;缘之亲的亲人不然那些人早就被关得一个不剩了

                    想到这里脑际思绪一闪她突然捉住沐宸御的手满怀期盼地啾住他

                    之前他们?#38405;?#24456;不好吗

                    嘴角嘲讽地一撇何止不好一见面我都还没出声他们就冷嘲热讽过来了沐宸御冷淡地说

                    那之后呢江净珞急切地再问之后他们有没有?#38405;?#22909;一点

                    沐宸御静静地望定她明白她在期待些什么很?#19978;?#20107;实是会让她彻底失望的

                    不他们更恨我了小叔的未婚妻更恨我他们认定是我害死了小叔

                    怎么可?#38405;?#20040;说江净珞又气又急地愤然反驳就算你叔叔是为了救你而死的那也不能说是你害死他的呀

                    救我沐宸御低喃唇畔泛起一抹奇异的冷笑

                    江净珞立刻注意到了?#25913;?#36947;不是继而啊了一声你说他们所有人都是绑架你的主?#20445;?#37027;你叔叔他

                    他就是提议绑架我的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Ʊ11ѡ5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