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xzeu3"><strong id="xzeu3"></strong></code>

                  <blockquote id="xzeu3"></blockquote>

                    返回

                    死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死缘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耶?!」

                      青天霹雳一串葡萄雷劈下来,江净珞整个人都震住了。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最疼爱他的,也是为了?#20154;?#32780;不惜牺牲生命的叔叔,竟然是提议绑架他的人?

                      「但但但……但他不是最疼爱你的叔叔吗?#20426;?br />
                      「是,他是最疼爱我!」唇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沐宸御低语。「那些人,不管是老或少,碰面从来没给过我好脸色,只有他,大我十岁的小叔,他真的很疼爱我,简直比奶奶更宠溺我……」

                      「既然如此,为什么?#20426;?#24590;么愈说愈没道理了。「他是在作戏吗?#20426;?br />
                      「不,他不是,他是真心疼爱我的。」

                      「那究竟是为什么?#20426;?br />
                      「为什么?#20426;?#27792;宸御喃喃复述,又静默片刻后,苦涩地叹了口气。「?#20063;?#24819;再谈这件事了。」

                      「可是……」话甫出口,顿住,转口。「好,我们不谈了。」

                      没料到她会转得这么快,沐宸御反倒怔了一怔,讶异地?#27492;?#19968;眼,却见她一副天就快要塌下来?#30446;?#30456;,他忍不住噗吓笑出来,转瞬间就改变了心情。

                      是因为她吗?

                      「我说,妳真?#24515;模 ?#20182;笑道。「心理医生都没办法要我开口,妳居然能让我主动吐露出那么多。」

                      江净珞怔了怔。「你看心理医生?#20426;?br />
                      「看了好多,不下十个。」沐宸御满不在乎地承认。「不过都没什么效果,所?#38405;?#22902;最近改劝我去收惊……」

                      「收惊?#20426;?#27743;净珞诧异地轻呼。「你几岁啊你?#20426;?br />
                      「很?#22902;?#21543;?我都这么大了,竟然要我去收惊,委实太离谱了,所以啦,我坚决反?#32536;?#24213;!」说着,沐宸御端起小杯子来一口饮尽。「啧,这么小一杯,连润喉都不够!」江净珞又捉住了他的手,成功的引回他的注意力。

                      「为什么看心理医生?因为你常常跑到『那个地方』去吗?#20426;?br />
                      ?#22797;?#23545;了!」沐宸御很老实地颔首承认,「没有人相信我是?#30475;?#21040;『那边』去享受的,所以……」他耸耸肩,以取代未竟之言。

                      享受?

                      不,他不是在享受,他是在逃避。

                      江净珞暗忖,但她并没有说出来,只是怔愣地直眼盯着他,纳闷他到底是在逃避什么呢?

                      「或许你应该找件事去忙碌,就不会那样常常想到『那个地方』去了。」

                      「是吗?#20426;?br />
                      「当然是。」江净珞猛点头。

                      「譬如什么事呢?#20426;?#34429;然他是在问,但表情似乎已猜到她的回答是什么了。

                      「当然是工作啊!」

                      果然。沐宸御眉梢子滑稽地挑了一下,「喔。」然后又耸了耸肩。「可是?#20063;?#24819;到公?#25937;ァ?br />
                      「为什么?#20426;?br />
                      「他们都在那里。」

                      他们?

                      谁?

                      「呃?#20426;?br />
                      「而且,?#20063;?#24819;跟他们抢。」

                      抢?

                      抢什么?

                      见她一脸茫然的呆样好可爱,沐宸御不禁?#20013;?#20102;,?#21482;?#24525;不住伸过去掐掐她的鼻子,惹来她的瞪眼。

                      「我说过,爸爸在遗嘱里留下了能够保障小老婆和那些孩子们的条文,其中一条就是,他那几位小老婆在公司里的职位和薪水,任何人都无权做变动,除非他们自己想离开,或者是他们做了有损公司利益的事……」原来是他们。

                      「很公平。」

                      「此外,那些小老婆的孩子,女的大学毕业,男的当完兵退伍之后,就可以进公?#31455;?#20316;,职位和薪水?#35328;?#23450;好,同样的,除非他们自己想离开,或者他们做了有损公司利益的事,否则任何人都无权动他们……」

                      所以,他那些二妈、三妈、四妈、五妈、六妈,还有兄弟姊妹们,统统都在公司里上班,也因此,他不想到公司里去撞见他们。

                      江净珞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不爱进公司了。

                      「你不想上班的原因就是这个?#20426;?br />
                      「一半,」沐宸御撇了撇嘴。「另一个原因是,我想让他们明白,我对公司没有任何兴趣,等奶奶一过世,我就会把一切全部转给他们去分,所以现在我什么都不想插手管。」

                      分?是抢吧!江净珞眼神认真地审视他片刻。「你……不会不知道,一旦你把公司的主权交出去,公司很快就会四分五裂了吧?#20426;?#27792;宸御默然无语,转首看窗外,好像根本没听见她的问话似的。

                      他知道,但是他不在乎。

                      江净珞叹息着摇摇头。「你在赌气。」

                      没错,他就是在赌气,跟他爸爸赌一口气。

                      因为罪魁祸首是他那个裤拉链老是拉不上来的色老爸,所以他决定要放手任由他爸爸最宠爱的小老婆和孩子们,将他爸爸最重视的公司搞得四分五裂,他会在旁边看热闹,笑得?#20154;?#37117;大声。

                      不能怪他坏心眼,一切都是爸爸招惹来的。

                      为什么爸爸疼小老婆们,疼那些姓氏各不相同的私生子们,就是吝于施舍一点关心给他?#21520;?#22920;?

                      妈妈做错什么了吗?

                      他做错什么了吗?

                      没有,他妈妈没有错,他也没有错,错在他妈妈是奶奶为爸爸挑的老婆,爸爸不?#19981;叮从?#19981;敢反抗,只好乖乖听命结婚,如此而已。所以,他爸爸在跟他奶奶赌气。所以,他也要跟他爸爸赌气。

                      最后,也许大家都是输家,但他还是心甘情愿,起码他出了一口怨气,最好爸爸也被他气死……

                      不对,爸爸……已经死了……

                      沐宸御兀自想着他自己,一径的不吭声;江净珞偷觎他的侧脸,发现他的嘴巴竟然?#38738;?#36215;来的,那模样真的很孩子气,于是换她忍俊不住噗啡笑出来。

                      「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

                      「妳管我!」沐宸御横她一眼。

                      「我当然没资格管你,不过……」江净珞硬惩住笑意,柔下语气。「赌气的方法不只一种,为什么你一定要用这种方法呢?#20426;?br />
                      沐宸御又开始生闷气,不说话就是不说话。

                      「总?#33579;?#20320;……」

                      「叫我宸御!?#21246;?#31532;一回开始,每当她喊他总?#33579;?#20182;就会气唬唬的要她叫他的名字,但她从来没有听从他的话过,直至此刻,为了说服他,她决定顺从他一回。

                      「好好好,宸御就宸御。」

                      「什么事?#20426;?#27792;宸御立刻笑吟吟的回过头来,那样子真像终于抢到糖?#32536;?#23567;鬼头似的,江净珞忍不住?#20013;?#20102;起来。「你真的很像小孩子耶!」

                      「哼!」

                      沐宸御从鼻子里哼了一下,再以询问的目光望住她,提醒她刚刚究竟想跟他说什么?

                      「呃,我是说,还有另一种方法不是吗?#20426;?#27743;净珞的语气放得很柔很柔,?#21246;?#30528;点催眠似的语音,这也是她的「职业」习惯,要诱导勿客户的时候,她都是用这种方式的。

                      「什么方法?#20426;?#26524;然,沐宸御不自觉地顺着她的话回问。

                      「反其道而行啊!」江净珞一本正经地回答他。「反其道而行?什么意思?#20426;?br />
                      「意思就是说,你爸爸如果还在世,他一定会在你奶奶过世后,把所有?#25735;?#20998;给你二妈到六妈,还有你那些兄弟姊妹们,你多半分不到什么渣渣塞牙缝,既然如此,你就一点也不分给他们嘛!」

                      虽然这么做很不厚道,但她并没有快速扭转人心的能力,暂时只能先用这种方式来诱导他往正?#36820;?#26041;向走,?#20154;?#36208;稳了脚步之后,再慢慢诱导他的想法去做出正?#36820;?#36873;择。

                      总之,要?#35748;?#38500;他老是想跑到「那个地方」去逃避的念头,这才是眼前最重要的问题。

                      「妳说的……」沐宸御很认真的思索着。「好像还满有道理的嘛!」

                      有道理?

                      最好是!

                      江净珞压下心虚的感觉,继续劝诱。「你爸爸想把属于你的分给你那些兄弟姊妹们,你偏不给;你那些兄弟姊妹们想抢你的,你偏不让他们抢,总之,他们想干什么,你都不让他们称心如意,这不是更好吗?#20426;?br />
                      「嗯嗯嗯,」沐宸御摸着下?#32479;?#21535;。「真的很有道理!」

                      「所以啦,你必须规规矩矩的到公?#25937;?#30495;工作,才能够掌握公司,这么一来,他们无法称心如意的?#38647;?#23646;于你的公司,一定会气死了,对不对?#20426;?br />
                      愈说,江净珞愈觉得自己像是诱拐小红帽的大野狼!满嘴口水的那种,但最起码,她是真心为了他好,而不是想吃了他!虽然他看上去真的很「可口」,这是她可以说服自己继续诱拐,不,是劝说沐宸御的原因。

                      「对!对!」沐宸御眉开眼笑的直点头。「他们会气到不行!」

                      「那么,以后你会乖?#32536;?#20844;司里认真工作了?#20426;?#27743;净珞满?#31216;?#24453;地啾着他。

                      「这个嘛……」

                      以为沐宸御已经被她成功的说服了,没想到才眨个眼,他又开始犹豫起来了,江净珞不禁又失望、又焦急。

                      「什么这个、那个的,既然你觉得我说得很有道理,为什么还要考虑呢?#20426;?br />
                      「因为……」沐宸御慢条斯理地落下目光凝住她,嘴角还是笑咪咪的,眸子也是两弯月,眼神却很诡异。「妳是真的想要我这么做,好气死他们的吗?#20426;?br />
                      ?#35828;?#19968;下,江净珞好像听见自己的心掉到马桶里去了。「当……当然是,」她很努力不结巴,但由于太心虚了,牙齿还是会不小心?#32536;?#33292;头。「我……我完全是为你着想的!」

                      「我相信妳是真的在为我着想,只是……」沐宸御的眼神愈来愈诡异。

                      「只是……什么?#20426;?#22238;眸闪避着他的目光,她战战兢兢地问。

                      「只是……」又顿住了,眼?#27492;?#24840;来愈紧张,好像随时可能会尖叫着落跑,他扬了扬眉梢子,骤尔一笑。「算了,就听妳的吧!」

                      听……听她的?

                      他愿意听她的了?

                      江净珞惊喜的笑开了。「真的,你愿意去上班了?#20426;?br />
                      沐宸御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就去上班吧!」

                      「太好了!太好了!」江净珞笑得阖不拢嘴,想到以后他就会忙得没时间去想那些有的没有的,更不会跑到「那个地方」去「享受」,至少安心了一大半。

                      至于以后的问题以后再慢慢解决,总之,他绝不能再到「那个地方」去了!

                      ?#35813;?#22825;就开始,不对,明天是周末,下礼拜一就开始?#20426;?br />
                      「可以,不过我有条件。」

                      「呃?#20426;?br />
                      「妳……」

                      「什么?#20426;?br />
                      「要给我亲一下。」

                      「……」

                      啪!

                      什么声音?

                      某人挨巴掌的声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体育彩票11选5玩法 辽宁福彩35选七综合走势图 河北11选5接口 彩票大奖图片 孙继海英超进球 今期码报的资料大全 快乐12前三组选技巧 足球彩票任选9场公告 ag真人视讯 nba竞彩篮球彩票怎么买 机选快乐十分20选5 老快3遗漏遗漏数据查询 qq斗地主单机版下载安卓 幸运武林网上投注 481走势图最近60期 德甲联赛主题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