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xzeu3"><strong id="xzeu3"></strong></code>

                  <blockquote id="xzeu3"></blockquote>

                    返回

                    死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死缘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是妳害死她的?#20426;?br />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是吗?#20426;?br />
                      「我只是跟她开个玩笑,其它同学也都听得出来我是在开玩笑,谁知道她会当真,还……还自杀了!」

                      「虽是无心之过,仍是妳之过。」

                      「我知道,是我错了,明明知道她是个爱钻牛角尖的人,就不应该和她开那种玩笑……」

                      「妳知错了?#20426;?br />
                      「?#29275;?#25105;好后悔喔!」

                      「那好,去跟她道歉吧,只要妳是诚心的,她会原谅妳的。」

                      「可是她……她……」

                      「去吧!」

                      「她会原谅我吗?#20426;?br />
                      「只要妳是诚心诚意的。」

                      「我当然是!」

                      「那就不用担心了!」

                      ?#28014;?#22909;,我去!」

                      「去吧,之后妳的心就可以平静下来了!」

                      *

                      「快办你的公事,别再偷看我了!」

                      「好嘛!好嘛!」

                      办公桌前,苏秘书捧着行事历,难掩错愕地来回看沐宸御和江净珞。破天荒头一遭,沐宸御竟?#36824;?#35268;矩矩的准九点就到公司里来报到,还正正经经地坐在办公桌后认真办公,完全就是一副大财团总裁该有的样?#21360;?#38590;怪她觉得今天的太阳好像不是从正东方升起来的。

                      现在,更离谱了,堂堂大总裁居然小心翼翼地一边工作,一边额上冒冷汗地偷觎小助理的脸色;而小助理则宛如刚从北极运回来的大冰砖,瞪着沐宸御一脸寒霜地没好气,还咬牙切齿,彷佛恨不得咬某人一口。

                      「你再看我,我就辞职!」

                      「好好好,不看了,不看了!」

                      沐宸御吓得赶紧把脑袋埋在文件堆里,好像一千度近视眼似的,整张脸几乎贴在文件纸上面了。

                      苏秘书实在很想?#26159;?#26970;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她还不敢那么放肆。

                      虽然沐宸御是全公司上下公认的图章总裁,无权也无势的?#38745;?#19968;根,但他背后有董事长撑腰,那位可是手掌生杀大权的老佛爷,谁也惹不起的,而沐宸御又是她的心头肉、掌中宝,只要他在老佛爷面前说句话,大家就等着吃士林鱿鱼羹吧!

                      ?#21018;?#20004;份也要签。」她把最后两份待签名的文件放到沐宸御面前。

                      ?#21018;?#26159;?#35009;矗俊?#27792;宸御拿起来仔细审视,就跟先前那几份文件一样,有别于往日那种看也不看一眼,随便签个名就丢还给苏秘书的轻忽态度。「澳洲那边要扩厂,估计所需要的资金。」

                      「全球经济都不景气,澳洲那边却要扩厂?#20426;?br />
                      「是。」

                      「?#38382;?#24590;么说?#20426;?br />
                      「廖副总裁还没看过,是海外业务部直接?#20599;?#36825;里来的。」

                      「那妳还拿给我签?#20426;?#25991;件?#25163;?#22320;扔回给苏秘书,沐宸御紧盯住后者局促不安的神情,目光揶揄里带着尖锐,语气慵懒中透着冷峻。「妳……拿了他们多少好处啊?#20426;?br />
                      他怎么知道?

                      苏秘书骇然抽了口气,「我……我……」胆战心惊、心惊胆战地,她吃力的?#39318;?#21475;水。?#35813;弧?#27809;?#23567;!?br />
                      ?#35813;?#26377;?#20426;?#27792;宸御挑高了眉,忽又放下。「那好,以后再有这种事发生,妳就直接回秘书处吧!」丢还给苏秘书的文件至少五、六份,剩下三份他说还要再研究一下,然后就很不客气的叫苏秘书出去。苏秘书狼?#36820;?#25265;着有问题的文件离开,一关上门就差点腿软坐到地上去了。身为总裁秘书多少年,眼见沐宸御每天都在混吃混?#28982;?#26085;子,她也乐得轻轻松松过日子,还?#23567;?#22806;快」可以赚。

                      没想到他生平头一回飙起火来,她就被吓得屁滚尿流。

                      相信没有任何人想象得到,平日里吊儿郎当不正经,好像除了吃喝玩乐,其它?#35009;?#20063;不会的沐宸御,一旦认真起来竟是如?#36865;?#20202;慑人,?#24515;?#20040;一瞬间,她恍惚以为是已过世的前任总裁在发威呢!

                      倘若他打算就这样认真下去,以后她的日子恐怕不好混了,最糟糕的是,想要保住工作,「那边」塞过来的「外快」,她也不能收了。

                      算了,还是本分一点,老老实实工作吧!

                      不然以她这种年纪,想要再另外找工作,还是这么高?#23376;?#39640;薪的工作,谈何容易,不,是根本不可能的任务!

                      总之,这种景气、这种?#34987;?#26368;重要的是保住工作,其它的,都不管了!

                      门外,苏秘书捏着两手冷汗回自己的办公桌;门内,沐宸御则继续凝神审阅文件;一旁,江净珞若有所思地望着苏秘书离去的背影,再看回沐宸御和他手上的文件,若有所悟地对自己点?#35828;?#22836;。

                      「其?#30340;?#19968;直都有在注意公司的状况,对不对?#20426;?br />
                      所以他才能够甫一接触文件就立刻上手,马上指出问题在哪里,而不需要?#28982;?#26102;间了解公司状况,再逐步插?#32440;?#21435;。

                      沐宸御耸了耸肩,不语,换另一份文件继续审?#21360;?br />
                      江净珞欣慰地笑了,不再吵他,低下?#32321;人?#26356;认真的研究沐宸御给她的资料,好让她了解旭华集团的营运内容,说起来,她?#20154;?#26356;需要时间了解,因为她只知道旭华是跨国集?#29275;?#33267;于营运内容究竟是?#35009;矗?#22905;一概不知。

                      凭这样的她也有资格担任总裁助理,她自己都觉得很离谱呢!

                      「小净,我饿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看得正入神的江净珞耳际突然传来可怜兮兮的声音,她愕然抬头,但见沐宸御垮着一张美美的脸,捂着肚子对她咧着一嘴哀怨的笑,她垂眸瞄了一下手表,原来已经十二点多了。

                      「我去买便当?#20426;?br />
                      「不要啦,人?#39029;?#19981;惯便当啦!」

                      人家?江净珞翻了一下眼。「是是是,大少爷吃不惯便当,那怎么办?#20426;?br />
                      「出去吃?#20426;?br />
                      ?#28014;?#22909;吧!」

                      于是,两人各自收拾一下便离开办公室,经过苏秘书的办公桌?#20445;?#33487;秘书突然站起来唤住沐宸御。

                      「总裁。」

                      「?#29275;俊?#27792;宸御回眸,询问地望住苏秘书。

                      「我……我曾经……」苏秘书似乎很紧?#29275;?#19981;但满头冷汗,脸色很明?#32536;?#20063;有点发白,嘴角也在若有似无地抽搐着。「曾经收过红包,有时是为了跳过副总裁直接把文件递到您这儿来签字,有时是为了把董事长和两位副总裁的秘密会议结果先行透露给他们知道,但是我发誓,以后绝不会了,我……」

                      沐宸御抬手示意她噤言,然后轻轻问了一句,「为?#35009;矗?#22963;曾是我?#32844;?#30340;左右手,也一直是我奶奶最信任的『自己人』,为?#35009;?#22963;要这么做?#20426;?br />
                      「我两个儿子都在美国念书,开销很大。」苏秘书坦承地吐露出实情。许?#21999;?#20154;会做错事,通常不是为自?#28023;?#32780;是为了丈夫或子女。

                      「原来如此。」沐宸御了解地点?#35828;?#22836;。「好,既然妳说以后绝不会了,我相信妳,希望以后妳的忠心只针对我一人。」

                      「是,是,总裁,?#19968;?#30340;,?#19968;?#30340;!」没想到才说不到几句话,她就如此轻易的被原谅了,苏秘书既惊讶又狂喜,拚命弯腰道谢。?#24863;恍?#24635;裁的谅解和信任,?#24653;唬⌒恍唬 ?br />
                      沐宸御挥挥手表示不必在意,然后继续往电梯方向走,但不到两步,他又停下来,回头。

                      「苏秘书,妳在旭华服务多少年了?#20426;?br />
                      「二十多年了,总裁。」虽然有点奇怪他会问这种问题,苏秘书还是恭恭敬敬的回答。

                      「很好。」沐宸御笑笑。「那么,妳儿子在美国的花费就向财务部做无息贷款吧,等妳儿子毕业找到工作之后再慢慢摊还,这是?#34892;?#22963;在旭华工作二十多年的辛?#20572;?#33509;是有其它员工说话,就?#26085;?#21150;理,凡是年?#20107;?#20108;十年的员工,不论职位,都可以做同样的无息贷款。好,就这样了!」

                      闻言,苏秘书一整个傻住了,直到沐宸御与江净珞进入电梯,甚至电梯门都关上好一会儿了,她才回过神来,又?#35835;?#19968;会儿后,突然失声哭了出来。

                      其?#25285;?#22905;之所以会坦诚说出事?#25285;?#24182;不是因为良心发现,或是心有不安,而是担心现在隐瞒的真相,万一将来不幸曝光了,到时候她会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倒不如现在先自首,以她对沐宸御的了解,最多是被降级赶回秘书处,至少还能保有在旭华的工作。

                      可没料到,沐宸御不仅能够谅解她?#30446;?#34935;,并继续信任她!这份心意已经够她无尽感恩的了,他竟然还特地为她开了这个先例以解决她的困?#24120;?#36825;样的体贴,无比的恩惠,她该如何回报?

                      忠心!

                      对,以后她对沐宸御会死心塌地的?#39029;希?#23601;算有人要她的命,她也不会再背叛他了!

                      这,是她唯一能够回报他的。

                      ?#23480;?#30005;梯内,江净珞既惊讶又?#23480;?#22320;望住沐宸御,后者漫不经心地盯着楼层数字不断地变换,彷佛?#35009;?#20107;也没发生过,而事实上,就在刚刚那不到?#23480;种?#30340;时间里,她相信他已经搏得了苏秘书死心塌地的?#39029;稀?br />
                      真的好厉害!

                      在她听到苏秘书的自首,还震惊得不知道该如何反应?#20445;?#20182;却已三言两语解决了这件事,若无其事的留下感动万分的苏秘书,径自离开去用?#20572;?#22909;像他解决的只不过是一件垃圾到底要丢哪个纸屑篓的小事。

                      或许他是个天生的经营人?#29275;?#25026;得如何笼络人心。

                      ?#19981;?#35768;他的本性就是如?#26494;?#33391;体贴的,所以,就算「那些人」恨不得他死,他还是狠不下心告发他们,而当时他还只是个高中生而已呢!

                      「宸御。」

                      「?#29275;俊?br />
                      「你不能否认,你真的很美。」说男人?#35813;饋故?#22312;很不恰当,但他的「花容月貌」也只?#24515;?#20010;?#35813;饋?#23383;足以形容,所以,就请他包涵一下啰!?#28014;?br />
                      「可是,你的心更美。」

                      数秒的静默后,?#29702;?#24464;徐拉下来落在她脸上,沐宸御缓缓绽开一抹妖媚的笑,那模样,不知为何?#25925;?#27743;净珞想到商朝那个祸国殃民的妲?#28023;?#32780;她是笨?#21543;?#32419;王,眼前的狐狸精妲己正准备要诱惑商纣王去做?#35009;?#20196;人发指的勾当,这种怪异的想法令她浑身一阵战栗,有种想要立刻逃到厕所里去躲起来的冲动。

                      「小净。」

                      「你……你想干?#35009;矗俊?br />
                      江净珞心惊胆跳的退后,像一片葱油饼似的紧黏在电梯墙面上猛吞口水;沐宸御却毫不放松的?#24179;?#36807;来,双臂撑在她头侧的墙面,那张俊美无比的脸也俯下来几乎贴上她的娇靥。

                      「那么,就不要再生我的气了好不好?#20426;?br />
                      他的鼻息就呼在她的脸颊上,使她心跳瞬间飙到一百以上,浑身的热气也一古脑全涌上了头部,瞬间将脑海里的思绪轰一下全?#21487;?#20809;了。

                      「生……生?#35009;?#27668;?#20426;?br />
                      「生我那天亲亲妳的气啊!」

                      亲亲?

                      亲谁?

                      亲她?

                      亲她!

                      当当当当……

                      突然间,脑海里的警铃大响,江净珞实时回神,旋即惊觉眼前的状况不太对,马上矮身从他的手臂下钻出去,一溜烟逃到电梯对面角落,双手像两根?#38745;?#20284;的往?#21543;歟?#24466;?#20599;?#24819;挡住前方的色狼。

                      「别再过来了,你再过来,我真的要辞职了喔!」

                      立刻,沐宸御止住了?#24179;?#30340;脚步,不过他可没放弃,先是委屈地抽抽鼻子,又?#28595;?#20316;样的拭拭眼角。

                      「别老是用辞职来威胁我嘛,我很可怜的耶!」

                      哪里可怜了?不但不可怜,还滑稽得很,江净珞忍不住噗啡笑出来,随即想到当下的状况,马上?#32844;?#36215;脸来。

                      「我管你可不可怜,反正不准你碰我就是了!」

                      「为?#35009;矗俊?br />
                      「我不?#19981;?#37027;种轻浮不正经的举动,想玩也别玩到我头上来好不好?#20426;?br />
                      「谁说我是在玩的?我是很认真的呀!」起码,当时和现在他都是很认真的想亲她的。

                      以往都是女孩子主动?#36816;?#20146;热的,而他总是可有可无的应付一下,从来没有认真过,甚至大多数时候都觉得很厌?#24120;?#21482;有对她,他的欲望滋生是自发?#32536;模?#32780;且她离得愈远,他愈是想亲近她。

                      所以,?#36816;?#32780;言,她真的是很特别的。

                      「我才不相信呢!」那种事谁会相信谁头壳漏风了!

                      「为?#35009;矗俊?br />
                      「?#35009;?#20026;?#35009;矗俊?br />
                      「为?#35009;?#22963;不相信我是认真的?#20426;?br />
                      江净珞用眼角瞄他一下,垂眸,不语。沐宸御本想继续追问,电梯门却在此时打开了,他只好把问号吞回去,想说再?#19968;?#20250;问她。无论如何,他非?#26159;?#26970;不可,因为……

                      他可不只是想亲她一次而已。

                      *

                      一顿饭?#32536;?#27743;净珞很想吞?#25954;?#22240;为沐宸御老是用那双美得令人心跳一百的瞳眸「光明正大」的偷看她,一副欲言?#31181;?#30340;模样,惹得她食不下咽,?#39184;?#19979;去又卡在食道里,上不上、下不下,?#32536;?#19968;半,终于认输了。

                      她放下筷子,下定决心要把他想知道的事告诉他了。

                      没道理她期待他能够敞开胸怀对她吐露出内心深处最隐密的痛苦,自己却隐瞒了自己最不想让人知道的事吧?

                      那太不公平了。

                      「原本我是念普通高中,准备升大学的……」没头没尾,也没有任何标题,她就这样开始叙述了起来;沐宸御却也不多问,默默放下筷子,十分认真的聆听着。?#25954;?#20026;我的成绩很好,几乎每一?#24944;际?#37117;是全校第一名,不是说我是天?#29275;?#32780;是我比别人用功,既然外表不出色,我就想在功课上争取好的表现。直到高三上那一年,有个男生跑来要求我跟他交往,当时我很开心的答应了……」

                      「妳?#19981;?#20182;?#20426;?#37240;溜溜的语气。

                      「不,」不假思索地,江净珞立刻否认了。「虽然他是个很好看的男孩子,但我?#36816;?#24182;没有?#35009;?#29305;别的感觉,?#19968;?#31572;应他,?#30475;?#21482;是因为我很高兴有人能够不在意我的外表而接受我这个人。不,我并不是?#19981;?#20182;,否则我就不会在他想亲我的时候,下意识的躲开了……」

                      「所以,妳的初吻还是属于我的啰?#20426;?#24471;意洋洋?#30446;諼恰?br />
                      当作没听见,江净珞继续往下说。

                      「由于跟他交往,那学期我的成绩一落千丈,因为他总是在我应该用功读书的时候找?#39029;?#21435;玩,期末考前,我终于下定决心拒绝他的约会,但电话一放下,我就后悔了,觉得我拒绝他?#30446;?#27668;太严厉,好像把一切都怪罪到他身上似的,那样是不?#32536;模?#25152;以我决定当面跟他道歉,并婉转的再跟他解释一次,没想到……」她顿了顿。「当我赶到他约我见面的地方?#20445;?#21364;见他十分亲热的和另一个女生在一起,而那个女生是我十分熟悉的人……」

                      「不会是妳的好友死党吧?#20426;?#22826;老套了吧?

                      「不是,她是那个第二名。」

                      「第二名?#20426;?br />
                      「我说过,几乎每一?#24944;际裕?#25105;都是第一名,而那个女生也总是紧跟在我后面抢占第二名,?#32423;?#22905;会爬到第一名,但机会少之又少。直到那学期,因为我和那男生交往,成绩跌落到谷底,那个女生才有机会坐稳第一名的宝座……」

                      「难不成那个女生才是那个男生的正牌女友,而且是那个女生怂恿?#20449;?#21451;和妳交往的,目的是为了……」沐宸御喃喃道。「把妳的成绩拉下来,她才能坐上第一名的宝座?#20426;?br />
                      「不,他们是表兄妹,不过另一部?#30452;?#20320;猜对了。」江净珞黯然一笑。「当时我躲在一旁听到了他们所有的对话,这才明白我只是个自我陶醉的笨蛋,后来我又听到那个女生怂恿那个男生骗我上床,这么一来,以后我就再也不敢拒绝他的约会了……

                      「然后妳就永远都没办法念书,」沐宸御咕哝。「那个女生也就不用再担心会有人威胁到她的第一名后冠了!」

                      「又被你说对了。」江净珞苦涩地低喃。「但那个男生断然拒绝,说跟我交往已经很痛苦了,还要跟我上床,不如阎了他算了!最多他只能够忍耐着亲吻我,好让那个女生乘机偷拍?#25484;?#28982;后威胁说要把那张?#25484;?#36148;在学校的公布栏上,这么一来,我就再也不敢和那个女生抢第一名了!」

                      真下流!

                      「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他是谁!」沐宸御咬牙切齿地道。

                      「之后我就转到五专部,不想再在任何方面有?#35009;?#31361;出的表现了,经过那件事,我才了解到,平平淡淡的日子才是幸福。」

                      听罢,沐宸御若有所思地深深凝视她片刻,而后表情异常严肃地开口。

                      「所以妳只是觉得我的态度太随便了,并不是不?#19981;?#20154;家吻妳?#20426;?br />
                      ?#28014;?#36825;叫她怎么回答?

                      是?太花痴了吧?不是?口是心非!

                      只要对方是以真诚的心对待她,那么她何尝不希望有个男生能够温柔的体贴她、怜惜地搂抱她、真情地亲吻她,毕竟她只是个平凡的女孩子,自然?#19981;?#26377;平凡的梦想嘛!

                      不过对象绝不会是他,因为他太不平凡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体育彩票11选5玩法 快三146后会开豹子几 中国体彩网35选7开奖 甘肃快3形态跨度分布走势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查询结果 麻将机图片矢量图 快乐时时彩b盘 体彩顶呱刮兑奖网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湖北30选5开奖走势图表 北京时时彩正规吗 足球指数球指数 海南体彩 007系列大战皇家赌场 彩票广西快乐十分开奖 排五走势图最近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