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xzeu3"><strong id="xzeu3"></strong></code>

                  <blockquote id="xzeu3"></blockquote>

                    返回

                    死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死缘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周末,家里并没有排工作给她,但江净珞还是跑回家去了。即使她没有工作,但其它人有工作,还没踏进家门,她就差点被那一阵又一阵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嘈杂声给轰回头,然而在这种习惯的环境里,她反而觉得心安,因此,她毫不犹豫地迎向那片吵死?#35828;?#24515;安?#23567;?br />
                      只是,心安是一回事,想不想得通又是另一回事了。

                      「小么。」

                      闻声回头,见是应?#27809;?#22312;忙碌的江妈妈,江净珞有点疑惑。

                      ?#35813;?#23436;了吗?」听起来应?#27809;?#35201;很久吧?

                      「还没,?#36824;?#27743;妈妈将饱含关切的手温柔地贴上小女儿的脸。「妳爸爸叫我来看看妳。」

                      「喔。」江净珞不太自在的移开视线。

                      「有什么烦?#31456;穡俊?#31505;了笑,江妈妈又说:「不然妳不会在这么吵的时候?#21476;?#22238;家里来。」

                      说得也是,她自己还在奇怪呢,没事干嘛跑回家里来虐待耳朵?对上江妈妈关怀的目光,江净珞终于恍悟,原来自己特地跑回家来就是寻求帮助的,只是开不了口而已,现在,既然江妈妈先提起了,她正好顺势说出口。?#36824;?#22826;?#24178;?#20837;」的问题当然不能提。

                      「我……」只是,虽然想说,却又不知道?#20040;?#20309;说起才好。犹豫?#27515;习?#22825;后,好不容易?#34384;?#35805;说出口。「妈妈,妳认为什么样的男孩子才会看上我?我是说真心的。」

                      「喔喔喔,原来是小女生?#36820;?#30007;生了呀!」江妈妈椰榆地笑道。

                      「妈妈!」江净珞不依地獗起了嘴儿。

                      「好好好,不笑妳,不笑妳!」江妈妈拉着小女儿的手到床边坐着,然后仔细端详着小女儿。「妳?#19981;端?#21527;?」

                      「我……」江净珞红着脸垂下了娇靥,实在说不出话来。

                      「嗯嗯,?#19981;?#21834;!」江妈妈?#20013;?#20102;。「那么,他对妳呢?」

                      「他说,呃,想跟我结婚。」

                      这么说实在是太轻描淡写了,正?#36820;?#35828;法应该是,他逼她一定要结婚,用尽各种手段劝她、哄她、哀求她、逼迫她,甚至威胁说她要是再拒绝下去,他一个心情不爽,搞不好又要跑到「那个地方」去散心了,那种威胁一出口,她就投降了。能不投降吗?花了那么?#22024;?#24605;,耐心陪他、劝他、哄他,为的就是杜绝他再往「那个地方」

                      去的机会,现在他都那么说了,她能不投降吗?

                      要是他一时赌气,真的又跑到「那个地方」去游山玩水了,到时该怎么办?

                      「咦?真的?那很好啊,都提到结婚了,应该不会假到哪里去,虽然妳爸爸可能不太乐意。」

                      ?#36824;?#26159;谁要娶她,爸爸都不会乐意吧?

                      「可是,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

                      「天底下没有任何一件事是简单的,说吧,什么问题?」

                      江净珞抬眼瞥了妈妈一下,又垂下去。

                      「我们根本不搭呀!」

                      「不搭?」

                      「他……他是个美人嘛!」

                      ?#28014;?#22909;半晌没听到回应,江净珞讶异地又抬起了眼,却见江妈妈一脸惶然无措的表情。「妈?」

                      「妳,呃,?#19981;?#22899;人?」

                      昏倒!

                      这次是形容词。

                      「妈妈呀,他是男?#27515;玻 ?#27743;净珞哭笑不得地道。

                      「男人?」江妈妈狐疑地咕哝。「那妳又说是美人?」

                      「他是长得比女人还漂亮嘛!」江净珞不甘心地嘟囔。

                      江妈妈有点明白了。「所以妳认为你们不搭?」

                      江净珞又獗起了嘴儿。「我们本来就不搭嘛,他漂亮,我平凡;他高,我矮;他白,我黑;他是留美硕士,我是五专毕业生,我们哪样都不搭呀!」

                      「那么,」江妈妈安慰地拍拍她的手。「他怎么说?」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坚持非要我不可!」

                      「没说?#19981;?#22963;哪里?」

                      「那个……」江净珞情不自禁地又赧红了脸儿。「是有啦,他说因为我是真心关怀他的嘛!」

                      「那就对啦!」江妈妈轻轻扶起小女儿的脸,温柔地对上她的眼。「妈不想骗妳,妳的?#29527;?#30340;确不起眼,但是妈妈最清楚妳是个多么善良贴心的女孩子,很高兴有个男孩子也能看出这点,或者你们的?#29527;?#19981;搭,可是……」

                      她的手贴上女儿胸口。「只要他的心跟妳是契合的,这也就够了。要知道,幸福的婚姻是靠心来维系的,而不是靠?#29527;恚?#26126;白吗?」

                      「这点我是明白啦,但是……」

                      「妳在?#29527;鶉说?#30524;光、别?#35828;?#22066;笑?」

                      江净珞叹了口气。「能不在意吗?」

                      「也是,很少人能不在意的。」江妈妈叹息着摇摇头,略一思索。「好吧,妳先把他带回来让我看看,我……」

                      话还没听完,江净珞就浮现了一脸的为难。「这不太好吧?」

                      「为什么不好?」

                      「太早?#27515;玻 ?br />
                      「都说到结婚了,还早?」最好不是已经上床了。

                      「可是……」江净珞咬着下唇。「他奶奶绝不会答应的。」

                      「为什么?」

                      「门不当、户不对。」

                      「他家很有钱?」

                      「何止有钱,是超级有钱好不好!」

                      大富豪?

                      江妈妈也皱起了眉头。「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真的有点麻烦了,毕竟是老人家,观念不容易扭转,又不能?#36824;?#22905;的意见,这个嘛……嗯,关于这点,他又怎么说?」

                      「他说他会搞定。」

                      「他真的搞得定吗?」

                      江净珞歪着脑袋想了想。「也许吧,可是……」

                      「妳担心他奶奶是不情愿的,」不待她说完,江妈妈就替她接下去说了。「这么一来,就算他奶奶答应了,你们婚后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他家?#35828;?#24863;情并不好,要是连唯一疼爱他的奶奶也对他不满,那……」江净珞深深叹息。「我不希望那样。妈妈,妳不知道,虽然他很有钱,但是生命却过得很辛苦,他遭遇过许多事,不是我们平常人能想象的,所以……」

                      「好好好,我懂了,我懂了!」愈听愈想笑,但江妈妈硬吞下笑意,免得小女儿给她抗议。「妳不希望在他和他奶奶之间造成隔阂,对吧?」看来小女儿?#38405;?#20301;?#35813;?#20154;」相当用心呢!

                      江净珞很用力的点?#35828;?#22836;。「对,就是那样。」

                      「那简单,妳就老实告诉他关于妳所担忧的事,让他先去解决好再说,这不就行了!」

                      「我说啦!」

                      「那他怎么表示?」

                      「他说那不是问题。」

                      「他真是个乐观的人。」

                      「才怪,他是我见过最悲观的人了!」

                      不然他也不会老是跑到「那个地方」去了,那人,真的很悲情耶!

                      *

                      「你要结婚了?」

                      晚餐桌上,沐奶奶失去了一贯的贵妇仪态,噗一下喷了满桌的?#20048;?#39038;不得咳两声就失控的大吼了出来。

                      沐宸御皱眉环视一眼一整桌被喷到口水?#20048;?#30340;菜肴,有点恶心的放下筷?#21360;?br />
                      「我都二十八岁了,不该结婚吗?」

                      「你……」顿住,硬生生吞回怒吼的冲动,沐奶奶僵硬地用餐巾抹拭着嘴角,力?#32456;?#23450;。「你不会是要告诉我,那个小助理就是你要结婚的对象吧?」

                      「就是她!」沐宸御笑咪咪的证实了沐奶奶的臆测。

                      果然是那只小老鼠!

                      江净珞的调查报告早就送到她手上了,一看完报告,当下她就决定,绝不能让那只小老鼠嫁进沐家门;?#36824;?#21478;一方面,她又认为宝?#27492;?#23376;不可能会真?#30446;?#19978;那只小老鼠,也许只是一时好奇有趣,耍着她玩玩罢了,所以,?#20154;?#29609;腻了就行了。

                      可没想到他竟然认真了!沐奶奶差点呻吟出来。「宸御,你想结婚,我?#29615;?#23545;,但,为什么是她?」

                      这还用?#20107;穡?#27792;宸御有点奇怪的瞟奶奶一眼。「因为我中意她嘛!」

                      「为什么是她?」沐奶奶控制不住自己,又大声起来了。「要人才没人才,要能力没能力,还有,你知道她家里是干什么的吗?她……」

                      「我不在乎她家里是干什么的,我只在乎她!」

                      「你不能这样,以我们沐家的家世……」

                      「全是狗屁!」

                      「宸御!」

                      「?#36824;?#25105;早就?#30860;?#22902;奶会反对了。」沐宸御慢条斯理的用餐巾拭了拭嘴,放下,起身。「尽管如此,奶奶只要知道一件事就够了……」

                      「什么事?」沐奶奶有点不安地问。

                      「除非奶奶?#29615;?#23545;我终生不娶,否则,除了她,我谁也不娶!」话落,他便扬长而去了。

                      去把小净叫出来陪他吃晚餐!

                      「宸御……」沐奶奶气急败坏的也跟着起身想追过去,却被碧婶按回座位上。「老夫人,不能逼他!」

                      一经碧婶提醒,沐奶奶这才想起孙子的心理状况,不禁气馁又无奈的深深叹了口气。

                      「可是我不能任由他……」

                      「我知道,老夫人,但是这种事不能硬来,我们得……暗中来……」

                      就像以往她们所做的。

                      对付老太爷的二奶和私生子们,还有对付少爷的二奶和私生子们,她们都是在暗中施展手段,绝不能让人抓到把柄说闲话,坏了沐家的名声。

                      这回要对付那只小老鼠也必须如此。暗中来,绝不能让人说闲话。

                      「我们该怎么做?」

                      「很简单,让她知难而?#32781;?#33258;己离开。」

                      那种小老鼠,很容易就可以打发掉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体育彩票11选5玩法 重庆快乐十分幸运农场 北京体育彩票36选7 内蒙古时时彩走势 福建快3走势图怎么看 江苏十一选五实时开奖结果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图 辽宁福彩35选7 体彩新11选5技巧 西安体育学院官网 湖北精彩十分5d走势图 幸运快三极速快3 22期4场进球预测 安卓捕鱼达人2修改器 开通什么送迅雷会员 网易双色球杀号定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