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xzeu3"><strong id="xzeu3"></strong></code>

                  <blockquote id="xzeu3"></blockquote>

                    返回

                    死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死缘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就这么看不开?」

                      「是!」

                      「非她不可?」

                      「是!」

                      「好,那也不难,如果你真的这么爱她,那就耐心一点等她,总有一天你会等到她的,不是吗?」

                      「对,我就是这么想的。」

                      「可是……」

                      「可是什么?」

                      「你现在要离她远一点,不要再骚扰她了!」

                      「可是我离不开她呀!」

                      「非离开不可,暂时的,不然你们之间的缘分会愈来愈浅薄,到最后,当你等到她的时候,她也不会是属于你的了!」

                      「……是这样吗?」

                      「是,你就让她现在好好过她的日子,将来,你一定会等到她的!」

                      「只能这样?」

                      「只能这样。」

                      「……好吧,我听妳的。」

                      「太好了,记住,千万别再出现在她面前了,默默守护着她,这才是你该做的事。」

                      *

                      沐宸御开始认真上班的头一个月,苏秘书就曾经说过,沐宸御和他祖父与父亲一样,是个强?#36820;?#32463;商人才,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两个月后,事实证明苏秘书说得没错,沐宸御的确是个天生的经营人才。结果,两位副总开始吵着要放累积了好几年的年假,不久,他俩便私下协议好?#33267;?#25918;,而放假的?#35828;?#24037;作便暂时丢给沐宸御去处理,于是沐宸御开始忙得像头牛,到处团团转,而江净珞也跟着他转。

                      「妳要跟着我,不然我不干了!」

                      不干了,这几乎已经变成他?#30446;?#22836;禅了,江净珞听得都有点麻痹了,然而眼看他付出全副精神在工作上,忙得那样专心、那样尽兴,她也颇为安慰。

                      也许不需要她的帮忙,他就能够自己摆脱噩梦了也说不定。

                      至于结婚的事,他也不曾再提起,他的解释是,「我在等奶奶的态度软化。」

                      换句话说,他奶奶的确反对。

                      不过她并不在乎,一来是因为她对这件事原就不抱太大的希望,二来是因为妈妈说了,那种事让他去搞定就行了,她不用,也不能插手。

                      沐宸御的状况愈来愈好,这才是她在意的事。

                      可是不久,他奶奶的反对就具体化的出现在他们之间了,两个让她无法不在意的「反对」……

                      「总裁,这两位是新任的秘书助理。」

                      「嗯。」沐宸御一径忙着阅览文件,头也不抬。「妳的工作愈来愈忙碌了,多两个助理是理所当然的事,对她们,我只有两件事要交代……」

                      没听到任何回应,苏秘书疑惑地朝两旁飞快地各瞥去一眼,却发现那两位一来就表现得相当傲慢无礼,甚至有爬到她头上耍刁倾向的秘书助理,不知何时已变身为?#24178;?#29436;,只顾对着沐宸御龇牙狂喷口水,哪里还听得到谁在说什么话。

                      花痴,她翻着眼暗忖。

                      亏她们自己两个也是大美人,看得出来她们在公事上应该也是精明能干的角色,没想到一碰上沐宸御,再出色的女?#33487;?#26679;破功。

                      除了江净珞。

                      虽然她既不出色也不能干,而且瘦瘦小小的很没分量,偏偏只有她不把沐宸御的?#35813;?#35980;」和身分放在眼里,也只有她敢对沐宸御大小声,甚至破口大骂;而沐宸御也只肯听她的话,只在意她的?#25165;?br />
                      奇怪的是,江净珞也只有在沐宸御的面前会表现得十分强悍,对其他人,她却很……很……对了,就像公司上下对她的评语!一只胆小懦弱的小老鼠。想到这里,苏秘书忍不住抿了一下唇,即使如?#32781;?#22905;对江净珞却是心服口服,因为是江净珞促使沐宸御做出如?#21496;?#22823;的转变的。

                      没有人做得到,江净珞却做到了!

                      「是,请吩咐。」

                      「小净是我个?#35828;?#31169;人助理,除了我,谁也不许?#22815;?#22905;!」

                      「当然。」

                      苏秘书恭谨的应诺,不经意间注意到那两位新任秘书助理?#25442;?#20102;一个相当诡异的眼色,心中立刻有所警惕。

                      她们有什么企图吗?

                      「另外,我大概也猜得到她们是我奶奶派来的,但如果她们能够尽责工作,我也不会亏待她们,可若是存心不正,我警告在先,『不务正业』的女人必须立刻滚出公司!」

                      两个大美人两张绿脸,苏秘书顿时恍然大悟。

                      难怪人事部并没有?#24515;?#21592;工,却平?#24352;?#20986;来两个秘书助理,原来是老佛爷派来的。「好,就是这么两点。?#22815;?#31508;一签,在文件上落下他的大名后,沐宸御终于抬起头来看她们,不过他的目光始终定在苏秘书脸上,旁边那两位拚命抛媚眼的女人,他看也没看半眼。「苏秘书,就让她们好好工作,让我瞧瞧她们的能力吧!」

                      苏秘书忍不住笑了,瞥向那两个大难临头犹不知死活的花痴,嘴角更是飞扬,因为她听得出沐宸御那没安好心眼的弦外之音!

                      好好奴役她们吧!

                      「是,总裁,?#19968;?#25353;照您的意思去做的。」

                      话落,与沐宸御?#25442;?#19968;眼,随即领着那两个还依依不舍地?#28783;?#22238;头看沐宸御的花痴步向战场,不,办公桌。

                      然后,办公室门关上了。

                      然后,沐宸御朝江净珞抛去一个飞吻,再低头继续办公。

                      离大办公桌不远处的小办公桌,那是江净珞的座位,在那两位新任秘书助理来报到之前,她正在归建计算机档案,此刻,在沐宸御抛给她一记飞吻之后,她也把视线转回计算机屏幕上继续工作。对这件事,沐宸御没什么特别反应,她也很平静,好像这件事与她全然无关似的,但其实,她一直在等。等什么呢?

                      她也不太清楚。

                      也许是等沐宸御告诉她,求婚的事他后悔了,或者说那只是一个不怎么好笑的玩笑,甚至是他跟人家打赌之类的,当然,也有可能是之前他真的是对她有几分好感,但现在,他?#35813;?#20852;趣」了。

                      总之,他不想和她结婚了,到时候,不管她是不是已经帮他除去心魔了,恐怕她都得离开他了。

                      她说他悲观,其实她也很悲观!就这件事而言。

                      不过,这本来就是一件令?#27515;?#35266;不起来的事,毕竟,除了她亲爱的家人一致认定连阿拉伯国王都配不上她之外,所有人都认为小老鼠是配不上名种波斯猫的。

                      她是小老鼠,沐宸御是名种波斯猫。

                      所以她在等,等这件事尽快有个结果!虽然那会使她很?#32784;矗?#19981;然一直这样揪着心等待结果,真的很难过耶!?#32784;礎?#30830;实是?#32784;矗?#20063;因为?#32784;矗?#25165;让她了解到原来自己是?#19981;?#20182;的,虽然这一点,她自己也很意外。

                      她一直以为自己对他的关心?#30475;?#26159;对「客户」的关心而已说。

                      但,天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或者到底是怎么开始的,当她考虑到这件事最终的结果,有百分之九十?#35834;目?#33021;性是两人非得分开不可时,她的心就好痛好痛,这种反应,终于让她了解到了这件事实!

                      四、五个月来?#37027;?#23494;相处,使她不自觉地爱上他了!

                      所以她才会任由他作怪,任由他亲她、吻她,上下其手的吃她豆腐,甚至?#32536;?#24202;上去了,虽然总是让她火冒三丈,但最后还是原谅他了。

                      其实要爱上他并不难,虽然表面上他只是个爱玩的花花公子,整天嘻嘻哈哈的不知人间?#37096;啵?#28982;而愈了解他,愈能感受到他的?#23631;?#19982;悲愁,他从不说出口,但其实他是很苦的。

                      苦在哪里?

                      她不知道,因为他还没有告诉她,可是她知道一定有个噩梦在日日夜夜啃噬着他的心灵,使他无法平静下来。如果到了非得分开不可的时候,她也只担心这件事。虽然分开会使她?#32784;矗?#20294;了解到现实总是令人难以抗拒的,也只能无奈地接受了,因?#32781;?#22905;无法释怀的只有这件事!

                      究竟是什么样的恶鬼,日夜纠缠着他不放呢?

                      *

                      「哎呀,真对不起,又泼到妳了!」

                      言不由?#32536;牡狼福?#21548;在江净珞耳里,她也只能苦笑。

                      ?#35813;?#20851;系。」

                      默默地抽纸巾尽量拭干泼在身上的红茶后,江净珞才端起泡好?#30446;?#21857;离开休息室,身后那两个故意整她的女职员依旧在嘻嘻哈哈、叽叽喳喳的「小声」嘲笑她。

                      来到企画部经理办公室门前,她?#20204;妹牛?#28982;后开门进去。

                      ?#20184;?#32463;理,您?#30446;?#21857;。」

                      「放下吧,咯,文件我签好了,拿去吧!」

                      ?#24863;恍弧!?#25343;回签好的文件,江净珞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拿到文件,她可以回沐宸御那儿交差了。

                      从沐宸御开始认真上班开始,身为助理的她总是要为沐宸御在公司上下各处跑腿,不久,整人序幕曲就开始了,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有人恶整她、嘲笑她,而主管阶级的?#19981;?#20056;机?#22815;?#22905;,把她当打工小妹似的,叫她干这干那的;而她,也总是默默的承受下来。

                      没办法,她就是这么懦弱怕事,一想到要跟人家对峙、争吵,她的胆子就开始?#29616;?#32553;水,想了又想,宁愿就这样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不想把事情闹大。

                      其实,原本就不是什么大不?#35828;?#20107;嘛!

                      麻烦的是,回到总裁办公室里,她也不敢让沐宸御知道这些事,总是得绞尽脑汁想借口解释为什么她的身上又湿了、衣服破了,或者哪里又受伤了。

                      「为什么妳不让总裁知道这些事?」苏秘书?#23480;?#22635;膺地问。

                      「好不容易他总算肯用心在公事上了,我不想拿这种小事去让他?#20013;摹?#32780;且他有时候拗得很,搞不好又跟我闹着说不上班了,我可不希望发生那种事。」

                      「小事?妳都受伤了耶!」江净珞连忙把烫?#35828;?#25163;藏到背后去。「皮肉伤而已啦!」

                      「可是……」

                      「拜托,不要让他知道好不好?真的,这些都没什么大不?#35828;?#21862;!」

                      「……好吧,可是?#19968;?#20808;说在前头,要是他们太过分了,?#19968;?#26159;要说的!」

                      这是苏秘书的底线,不过,另一件事她可绝不让半步,半公厘也不行!

                      「喂,妳没事就帮我影印一下这份文件,要三百份,快一点!」

                      「喔,好……」

                      「慢着!」

                      江净珞正要把文件接过来,冷不防突然插进来一人,苏秘书坚决地把文件推回去给花痴A——新任秘书助理其中之一。

                      「自己的工作自己处理!」

                      「可是她闲闲没事啊!」

                      「那也与妳无关,忘了吗?总裁吩咐过,除了他以外,任何人都不许?#22815;?#27743;小姐,她是总裁助理,不是打工小妹。」

                      「那我又不是?#22815;?#22905;,是……是……对了,是请她帮忙!」

                      「妳那是请人家帮忙?#30446;?#27668;吗?」

                      「我?#19981;?#23601;是这个样嘛!」

                      「妳跟总裁?#19981;?#20063;是这样吗?」

                      「我……」

                      「好,如果妳一定要江小姐『帮忙』也可以,不过别怪我报告总裁!」

                      「算了,算了,我自己去就我自己去,有什么了不起嘛!」

                      眼看花痴A气唬唬地离开,江净珞有点不知所措。

                      「苏秘书,其实……」

                      「不用再说了,江小姐,就在我眼前,我的地盘上,我绝不允许任何人对妳放肆,这是我的责任!」

                      「但……」

                      「别再鸡?#21834;?#40493;蛋了,江小姐,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妳对总裁是一个样,对其它人又是一个样呢?」这点实在让她困惑不解,「倘若妳对其他人也像对总裁那样……」原想说凶悍,但舌头临时打了个转儿,实时改了个词儿。「呃,强势,我相信没有半个人敢欺负妳的!」

                      「这……?#39038;?#28982;苏秘书没有说出来,但江净珞也猜得出苏秘书本来要说的是什么词,她不禁有点尴尬。「老实说,对我而言,宸御他是,呃,不一样的。」

                      「当然不一样,总裁是妳的?#20449;?#21451;嘛!」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是说……」总不能明讲说她一直把沐宸御当作是「需要她帮助?#30446;?#25143;」吧?

                      只有对「客户」,她才会不由自主的表现出强势的态度。

                      「不管怎样,总裁是个好人,妳要好好把握住喔!」

                      她也想啊,可是也得要她有那种条件嘛!

                      就算沐宸御是真心真意对她的,?#19981;?#23545;她痴情一生一世不变心,但他奶奶那一关呢?

                      恐怕他奶奶那一关是永远都过不?#35828;?#21543;?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体育彩票11选5玩法 陕西快乐10分走势图统计报表 女子网球比分规则 陕西福彩快乐10分选号技巧 3438鉄算盘资料王中王一 河南快赢481视频在线直播 大乐透蓝球全包中奖 加拿大快乐8官网 二肖中特碼黄大仙 中国体育彩票官网大乐透 怎么分辨真钱假钱 香港赛马人工计划 欢乐生肖开奖现场 内幕爆料一码中特 澳客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彩票走势图制作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