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xzeu3"><strong id="xzeu3"></strong></code>

                  <blockquote id="xzeu3"></blockquote>

                    返回

                    死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死缘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妳是谁?#20426;?br />
                      「我是来带你回去的人。」

                      「我又是谁?#20426;?br />
                      「你回去之后就会想起来了。」

                      「回去哪里?#20426;?br />
                      「回去你本来在的地方。」

                      「我又怎会跑到这里来的?#20426;?br />
                      「你回去之后就会想起来了。」

                      「又是这种回答,妳就不能干脆点回答我吗?#20426;?br />
                      「好吧,我干脆点回答你,你要是再不回去,就永远别想回去了,你想永远自己一个人待在这里吗?#20426;?br />
                      「……我跟妳回去。」

                      「早该这样了,走吧!」

                      *

                      「喂,妳,帮我泡杯咖啡!」

                      江净珞回头,见程琼宇瞥着轻蔑的眼神看她,于是默默转身要去泡咖啡,就在这时,苏秘书出现了。

                      「程副理,江小姐是总裁的助理,妳没有资格把她当下人一样的使唤!」

                      「不过是个助理罢了,为?#35009;?#25105;不能使唤她?#20426;?br />
                      「因为这是总裁的交代。」

                      一听到沐宸御的名字,程琼宇就有些气馁了,不过她还是不甘心。

                      「我不是使唤她,是请她帮忙。」

                      「妳那是请人家帮忙?#30446;?#27668;吗?#20426;?br />
                      「妳!」没想到连个「小小的秘书」都敢对她如此放肆,程琼宇不禁气得头顶?#25226;獺?#20004;耳生烟、鼻?#30528;?#28895;。「妳又是?#35009;?#19996;西,凭?#35009;?#31649;我?#20426;埂?#25105;不是管妳,程副理,我管的是总裁的办公室,总裁不在的时候,这个办公室就是归我负责的。」苏秘书缓慢但坚决地说:「现在,妳不应该未经许可就擅入总裁办公室,所以,请妳出去!」

                      「妳敢赶我?#20426;?#31243;琼宇不敢置信地瞠圆了眼。

                      「为?#35009;?#19981;敢?#20426;?#33487;秘书冷冷地反问:「要不赶妳,我才是不负责任!」

                      「妳……妳……」程琼宇不但?#25226;蹋?#36824;开始冒火花了。「妳知不知道我是谁啊?#20426;?br />
                      「知道啊,新任的业务部副理。」

                      「我不只是业务部副理而已,副总经理是我哥哥,」程琼宇傲慢的挺高了下巴。「而我哥哥是沐哥哥最好的死党,妳到?#23383;?#19981;知道啊?#20426;?br />
                      「那又如何?#20426;?#33487;秘书冷静地面对程琼宇那张以为她听了之后,一定会低声下气的表情。「关系再好,也只能在公?#23601;?#35770;交情;在公司里,妳是副理,妳哥哥是副总经理,总裁是总裁,大家都只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而已,再没有别的了,如果妳是要靠关系工作,恐怕总裁也不会认同吧?#20426;?br />
                      「谁说我要靠关系工作了?#20426;?#31243;琼宇气急败坏地辩驳。「我是有实力的!」

                      「那就请表现出实力给大家看,别在这里提妳哥哥、提总裁!」

                      没想到绕来绕去,哑口无?#32536;?#31455;是她,程琼宇何曾吃过这种亏,大小姐的骄蛮脾气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星星之火足以燎原,火花果然燎成大火了。

                      「喂,妳一个小小的秘书,竟敢如此嚣张,不想干了是不是?#20426;?br />
                      ?#36127;?#25265;歉,那不是程副理能决定的事。」

                      「谁说的,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让妳滚蛋?#20426;?br />
                      「这个嘛……」苏秘书淡淡一?#21360;!?#24656;怕是不相信。」

                      「妳……」程琼宇气得开始跳脚。「好,我就让妳相信,妳……」

                      她正想做出更伟大的威胁,?#19978;?#27809;有机会让她发挥了,总裁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去开会?#20320;?#23480;御回来了。

                      「苏秘书,小净还没回……啊,小净,妳回来啦,怎么不去找我呢?#20426;?#20182;眉开眼笑的走向江净珞,不但一把就抱住她,而且劈头就是一个大波儿,「怎会去那么久嘛,我好想妳喔,都没?#30446;?#20250;?#27515;玻 ?#35828;到最后,居然有点撒娇的味道,附带一脸受虐儿的表情。这样就无?#30446;?#20250;了,他到底有没有认真在公事上呀?

                      江净珞才刚张开嘴要好好斥责他一下,谁知她连一个字都没有机会发表,一旁就有人抢着哇啦哇啦鬼?#23567;?br />
                      「沐哥哥,先别管她啦,我跟你说,苏秘书她……」

                      不过,程琼宇才讲一半,也得到了同样的待遇,一样有人抢她的?#21834;?br />
                      「总裁,刚刚我们是在讨论,要不要叫我滚蛋的事。」

                      「要妳滚蛋?#20426;?#27792;宸御怔了一下。「为?#35009;?#35201;妳滚蛋?#20426;?br />
                      「因为我请程副理不要使唤江小姐,她很生气,就要我滚蛋!」

                      电视转台?#35009;?#36825;么快,?#36127;?#21482;是一秒钟的时间,沐宸御的嬉皮笑脸就掉了,涮一下挂上另一副阴?#33080;?#30340;?#25104;?#36731;快的语气也转变成了阴森森的阎王招魂令。

                      「我不是说过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不许要小净做事吗?#20426;?br />
                      「但程副理说江小姐只不过是个助理罢了,为?#35009;?#19981;可以?#20426;?br />
                      「只不过是个助理?#20426;?#27792;宸御瞇起了?#29702;?#32531;缓转向程琼宇,只不过一眼,程琼宇就觉得好像被扔进了北极冰窟,全身上下瞬间冻僵,静待千年后?#30446;?#21476;学家来挖掘她。她从没见过如?#27515;?#37239;阴鸶的眼神!

                      「沐……沐哥哥……」

                      「第一,在公司里,除了总裁之外,请别叫我其它名字;第二,妳不是小孩子了,请不要沐哥哥沐哥哥的叫,很恶心;第三,看在妳哥哥分上,我再给妳一个机会,以后不许再上这层楼来了……」

                      不许再上来了?

                      那她还有?#35009;?#26426;会!

                      「可是,沐哥哥……」

                      「总裁!」沐宸御怒喝。

                      「好嘛,好嘛,总裁就总裁嘛!」程琼宇委屈的低头了。「总裁,其实人家不过是请江小姐帮个小忙而已,苏秘书就那样大惊小怪的,根本就是?#23460;狻?br />
                      「不管?#35009;?#24537;都不许!」

                      「泡个咖啡也不行?#20426;?br />
                      ?#38468;?#20010;电话都不行!」

                      「她是废物啊?#20426;?#20914;动的话一出口,程琼宇就知道她说错话了,因为沐宸御又瞬间换了另一种?#25104;?#38081;青色的。「对不起,我……」

                      「滚出去!」

                      那样寒酷暴烈的怒吼声,骇得程琼宇像弹簧娃娃一样在原地跳了一下。

                      「沐……沐哥哥……」

                      「再不滚,妳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

                      嘴角抽了抽,程琼宇先是怨恨地瞪了江净珞一眼,再转注沐宸御投以哀怨的目光,见他表情僵硬得似乎随时可能迸裂,她不敢再多说?#35009;矗?#22105;着委屈的泪水狼?#36820;?#31163;开了。

                      去找哥哥替她?#21103;?#20167;」!

                      而原想出来打圆场缓和一下气氛的江净珞,她和苏秘书一样,也被吓得连半个字都吭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程琼宇被赶出去。

                      从来不知道沐宸御也有如此暴烈凛然的一面!

                      「宸……宸御,其……其实你真的不用这么生气,」江净珞结结巴巴地说,虽然他不是对她飙火,但任何人看了他的?#25104;?#19968;定都会跟她一样心里毛毛的。

                      「我想她……不是有意的……」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我绝不允许任何人让妳受委屈!」沐宸御冷硬地道。

                      听到这种话,说不感动是假的,可是在江净珞认为,这真的只是一件小事,她早就习惯了,重要的是,程琼宇是程少宇的妹妹,而程少宇是他最要好的至交,她不希望因为这种事而坏了他们之间的友谊。

                      「但是你多少要体谅一下她们的心情,她们嫉妒我是难免的,不过……咦?#20426;?br />
                      劝慰之词不过才发表两句而已,江净珞就觉得不对了。

                      好可怕,沐宸御的?#25104;?#27604;刚刚更恐怖,竟然是黑色的;而苏秘书也气急败坏的拚命对她使眼色……

                      她说错?#35009;?#20102;?

                      「她……?#22909;恰唬俊?#27792;宸御自言自语似的呢喃,还特别?#21448;?#31532;二个字,好像在设法了解那个字的意义。

                      惨了!

                      心头?#35828;?#19968;下沉到玛里雅纳海沟去了,江净珞的?#25104;?#20063;变绿了,但由于她的皮肤比较黑,显现出来的?#24863;?#26524;」也跟一般人不太一样!墨绿色的。「不……不是,我……我说……说错了,是她……」她的结巴比刚刚更?#29616;兀?#19981;过她就算能够一?#31181;?#21128;上一千句?#35009;挥茫?#22240;为沐宸御连半个字都听不进去了。

                      接着,更令人吃惊的变化又产生了。

                      瞬间,沐宸御又换了?#25104;?#27491;常的嬉皮笑脸,看得江净珞和苏秘书直眨眼,一时搞不懂现在到底是?#35009;?#29366;况?

                      「对了,有份文件要送到总务部陈经理那里去,妳帮我送一下好吗?#20426;?br />
                      现在又是转到哪一台了?

                      ?#39640;潰?#22909;。」

                      于是,顶着一头雾水,江净珞拿着文件离开了。

                      然后,苏秘书的心又开始结冰,因为江净珞一搭上电梯离开,沐宸御的?#25104;?#21448;恢复乌溜溜的黑色了。

                      「总裁……」

                      沐宸御举起一手示意她噤声,她只好闭上嘴巴,默默看着沐宸御打开太平门,爬楼梯下楼去了。最好大家今天,本分一点,不然,有人要遭殃啰!

                      「哎呀,小老鼠又来啦!」

                      ?#38468;?#22825;又有好玩的了!」

                      一踏进总务部,不到一?#31181;櫻?#27743;净珞就?#35805;?#20102;一跤,还被?#23047;?#25481;落的小盆栽砸到,又被莫名其妙翻倒的广告颜料泼到……

                      好不容?#23383;?#20110;越过千山万水,度过重重危难,见到了陈经理,可是……

                      「陈经理,这份文件是……」

                      ?#36214;?#24110;我泡杯红茶!」

                      「喔。」

                      「我也要红茶!」

                      「我要咖啡!」

                      「我要热牛奶!」七嘴八舌的交代,江净珞一边努力记住,一边转身离开总务部,要到休息室替他们?#24613;敢希?#23682;料她才刚走到门口就拉不动腿了。

                      「妳还杵在那边干?#35009;矗?#27809;有红茶,我可是不会接妳的文件的!」

                      「……」

                      「喂,小老鼠,经理在跟妳说话,妳听见了没有啊?#20426;?br />
                      「……」

                      「喂喂喂,小老鼠,妳不服气是不是?我们……」

                      有人不?#22836;?#22320;过去推她一把,然后也跟着化成石膏像了,其它人疑惑地互视一眼,随即先后过去探看,结果也先后冻成南极冰柱了。

                      正待进办公室的陈经理总算察觉不对,也跟过来看看。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们……总裁!」他失声大?#23567;?br />
                      正是沐宸御,他直挺挺的站在总务部前,那张俊美到了极点的脸已经不能用乌黑来形容了,那根本就是恶修罗?#27604;说那罢住?br />
                      他的目光缓缓的一一扫过僵立在他前方的人,然后一个一个点?#21103;?#20853;。

                      「妳,明天不用来了,妳也是,妳也是,妳,降为主任,你,降为职员,你,调到服务台,你……」没有半个人逃过一劫,直到他的目光来到最后一个人身上。陈经理,他的异母哥哥,正用一种「你能奈我何」的轻蔑眼神?#34920;?#30528;他,全然不把他放在眼里,不过他只用一句话就打破了对方的冷静。

                      「全威公司收了吗?#20426;?br />
                      陈经理的?#25104;?#30636;间翻为惨白,额上落下倾盆大雨,不,冷汗,一根颤抖的?#31181;竿繁?#30452;地指住沐宸御。

                      「你……你……」

                      「好自为之啊!」

                      话落,他便温柔地牵起江净珞的小手,唇上勾着媚?#35828;奈?#31505;,脚步轻快地转身离去了。

                      他知道,就从这一刻开始,没有人敢再欺负他的小宝贝了!

                      江净珞也知道,一方面,她很开?#20320;?#23480;御是这么的关心她、护卫她;但另一方面,她也很担心!

                      总务部这一波人事大裁员、大搬动,会引出?#35009;?#26679;的大麻烦呢?

                      谁引起的风波,麻烦多半会降临在那人身上,这点江净珞很清楚,因?#35828;?#27792;奶奶打电?#21834;该?#20196;」她前去?#38468;?#35265;」时,她一点也不意外。

                      「江小姐?#20426;?br />
                      「老夫人。」

                      沐奶奶以苛刻挑剔的眼神轻蔑的打量江净珞一眼,旋即不?#22836;?#22320;移开目光,随?#21482;?#20102;一下。

                      「坐。」

                      ?#24863;?#35874;。」

                      江净珞规规矩矩的落坐,安安静静的等待着。

                      周末,由于?#32844;?#26367;她?#25165;?#20102;工作,因此她无法陪同沐宸御到日本去为世交伯伯祝寿,然后就在她的工作刚结束不到一个小时,老佛爷就打电话去?#21018;?#21796;」她赶来?#38468;?#35265;」了。

                      而沐奶奶似乎也不屑于跟她多啰唆,江净珞静候不到半?#31181;櫻?#27792;奶奶就开口直接进入话题了。「说,妳要多少代价才肯离开宸御?#20426;?#23601;说吧,这位老人家似乎只会这种经典的老套情节,她不腻,别人也腻了,是电视剧看太多了吗?

                      不,她只是一路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她只懂得这种方法。

                      江净珞?#34507;?#21497;了口气。「老夫人,不是我的问题,是宸御的问题呀!」

                      ?#22797;?#26126;,以为推到宸御身上就没事了吗?#20426;?#27792;奶奶冷声地哼了哼。「告诉妳,没那么容易!凭妳的家世背?#21834;?#23481;貌人品,哪一样配得上我们家宸御的?真是的,一只小蟑螂也敢稍想进我们沐家!」

                      蟑螂?

                      好恶心喔,她不能是蚂?#19979;穡?br />
                      江净珞又叹了口气。「老夫人,?#19968;?#31163;开他的,只要一除去他心里的噩?#21361;?#25105;一定会离开他的。」

                      「别找借口!」沐奶奶怒喝。?#29976;裁?#24515;里的噩?#21361;?#22963;想借口拖延吗?#20426;?br />
                      「老夫人,妳应该比我更明白呀!」

                      「我不懂妳在说?#35009;矗俊?#27743;净珞静静地望住沐奶奶。「要是他心里没有噩?#21361;?#24590;会常常做那种事呢?#20426;?#38395;言,沐奶奶大惊失色地跳起来!难为她大把年纪了,竟还能像蚱蜢一样的跳跃。

                      「妳妳妳……是谁告诉妳的?#20426;?br />
                      为免「?#39029;蟆?#22806;扬,更不想被有心?#27515;?#29992;这件事来大做文章,比如说沐宸御心理有问题,不适合掌理公司业务之类的,每一?#21361;?#27792;奶奶都用尽手段?#24656;?#31105;止这件事泄漏出任何消息,沐宸御也答应过不会说出去,她一直以为很安全,没想到……

                      「宸御告诉我的。」

                      ?#36127;?#35828;,他答应过不会说出去的。」

                      「但是他告诉我了。」

                      「妳……」

                      沐奶奶有点?#24597;?#30340;跌坐下去,又求助地瞥向一?#32536;?#30887;婶,后者安慰地按按她的肩头,再看向江净珞,眼神尖锐犀利。

                      「妳想用这件事来威胁我们吗?#20426;埂?#24590;么会?我只是想说宸御的噩梦必须除去,不然他……」

                      「那是我们的事,不用妳担心!」

                      「可是……」

                      「江小姐,我想妳应该不?#25954;?#22963;的家人因为妳的关系而受到『干扰』吧?#20426;?br />
                      这才是名副其实的威胁吧?

                      不过她早就料到会这样了,?#35828;?#26723;里都是这么演的不是吗?#20426;?#22963;们究竟要我怎样?#20426;?br />
                      「离开宸御,愈快愈好、愈远愈好!」

                      江净珞沉默了好一会儿。

                      「好吧!」

                      最终,她还是屈服了!

                      就说她是孬种吧,而且,?#24179;鳶说?#26723;都是这么演的,悲情的女主角一定会屈服于?#35813;说?#25703;?#23567;梗?#20026;了家人而牺牲,虽然她没兴趣担任女主角,也不觉得这是?#35009;?#24754;情的故事,但现实却逼得她不得不客串一次。

                      至于沐宸御……近半年来,她看着他由认真办公到全心投入,感觉得出他?#36127;?#26159;已经迷上这份挑战他的能力的工作了,有时候太忙?#25285;?#36824;会叫她去买便当来?#38405;兀?#25110;许他已经不再?#22238;?#26790;?#21862;?#20102;吧?

                      应该是吧,起码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提到「那个地方」了,那就表示他不再想到「那个地方」去了。

                      那么,她应该可以安心离开了吧?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体育彩票11选5玩法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号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信息 免费提供两码中特2019 足球北单开奖 大乐透随机选号 28杠活门死门 爱波网足球比分 彩3D开奖 qq彩票是真的吗 新疆时时彩组三 深圳风采开奖视频 急速赛车官网 广西快乐双彩2019263期 3d100期预测号码 形容冰球运动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