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xzeu3"><strong id="xzeu3"></strong></code>

                  <blockquote id="xzeu3"></blockquote>

                    返回

                    死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死缘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妳是谁?#20426;?br />
                    我是来带你回去的人

                    我又是谁?#20426;?br />
                    你回去之后就会想起来了

                    回去哪里?#20426;?br />
                    回去你本来在的地方

                    我又怎会跑到这里来的?#20426;?br />
                    你回去之后就会想起来了

                    又是这种回答妳就不能干脆点回答我吗?#20426;?br />
                    好吧我干脆点回答你你要是再不回去就永远别想回去了你想永远自己一个人待在这里吗?#20426;?br />
                    我跟妳回去

                    早该这样了走吧



                    喂妳帮我泡杯咖啡

                    江净珞回头见程琼宇瞥着轻蔑的眼神看她于是默默转身要去泡咖啡就在这时苏秘书出现了

                    程副理江小姐是总裁的助理妳没有资格把她当下人一样的使唤

                    不过是个助理罢了为?#35009;?#25105;不能使唤她?#20426;?br />
                    因为这是总裁的交代

                    一听到沐宸御的名字程琼宇就有些气馁了不过她还是不甘心

                    我不是使唤她是请她帮忙

                    妳那是请人家帮忙?#30446;?#27668;吗?#20426;?br />
                    妳没想到连个小小的秘书都敢对她如此放肆程琼宇不禁气得头顶?#25226;H?#20004;耳生烟鼻?#30528;?#28895;妳又是?#35009;?#19996;西凭?#35009;?#31649;我?#20426;?#25105;不是管妳程副理我管的是总裁的办公室总裁不在的时候这个办公室就是归我负责的苏秘书缓慢但坚决地说现在妳不应该未经许可就擅入总裁办公室所以请妳出去

                    妳敢赶我?#20426;?#31243;琼宇不敢置信地瞠圆了眼

                    为?#35009;?#19981;敢?#20426;?#33487;秘书冷冷地反问要不赶妳我才是不负责任

                    妳妳程琼宇不但?#25226;̣?#36824;开始冒火花了妳知不知道我是谁啊?#20426;?br />
                    知道啊新任的业务部副理

                    我不只是业务部副理而已副总经理是我哥哥程琼宇傲慢的挺高了下巴而我哥哥是沐哥哥最好的死党妳到?#23383;?#19981;知道啊?#20426;?br />
                    那又如何?#20426;?#33487;秘书冷静地面对程琼宇那张以为她听了之后一定会低声下气的表情关系再好也只能在公?#23601;?#35770;交情在公司里妳是副理妳哥哥是副总经理总裁是总裁大家都只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而已再没有别的了如果妳是要靠关系工作恐怕总裁也不会认同吧?#20426;?br />
                    谁说我要靠关系工作了?#20426;?#31243;琼宇气急败坏地辩驳我是有实力的

                    那就请表现出实力给大家看别在这里提妳哥哥提总裁

                    没想到绕来绕去哑口无?#32536;?#31455;是她程琼宇何曾吃过这种亏大小姐的骄蛮脾气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星星之火足以燎原火花果然燎成大火了

                    喂妳一个小小的秘书竟敢如此嚣张不想干了是不是?#20426;?br />
                    ?#36127;?#25265;歉那不是程副理能决定的事

                    谁说的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让妳滚蛋?#20426;?br />
                    这个嘛苏秘书淡淡一?#21360;?#24656;怕是不相信

                    妳程琼宇气得开始跳脚好我就让妳相信妳

                    她正想做出更伟大的威胁?#19978;?#27809;有机会让她发挥了总裁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去开会?#20320;?#23480;御回来了

                    苏秘书小净还没回啊小净妳回来啦怎么不去找我呢?#20426;?#20182;眉开眼笑的走向江净珞不但一把就抱住她而且劈头就是一个大波儿怎会去那么久嘛我好想妳喔都没?#30446;?#20250;?#27515;?#35828;到最后居然有点撒娇的味道附带一脸受虐儿的表情这样就无?#30446;?#20250;了他到底有没有认真在公事上呀

                    江净珞才刚张开嘴要好好斥责他一下谁知她连一个字都没有机会发表一旁就有人抢着哇啦哇啦鬼?#23567;?br />
                    沐哥哥先别管她啦我跟你说苏秘书她

                    不过程琼宇才讲一半也得到了同样的待遇一样有人抢她的?#21834;?br />
                    总裁刚刚我们是在讨论要不要叫我滚蛋的事

                    要妳滚蛋?#20426;?#27792;宸御怔了一下为?#35009;?#35201;妳滚蛋?#20426;?br />
                    因为我请程副理不要使唤江小姐她很生气就要我滚蛋

                    电视转台?#35009;?#36825;么快?#36127;?#21482;是一秒钟的时间沐宸御的嬉皮笑脸就掉了涮一下挂上另一副阴?#33080;?#30340;?#25104;?#36731;快的语气也转变成了阴森森的阎王招魂令

                    我不是说过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不许要小净做事吗?#20426;?br />
                    但程副理说江小姐只不过是个助理罢了为?#35009;?#19981;可以?#20426;?br />
                    只不过是个助理?#20426;?#27792;宸御瞇起了?#29702;?#32531;缓转向程琼宇只不过一眼程琼宇就觉得好像被扔进了北极冰窟全身上下瞬间冻僵静待千年后?#30446;?#21476;学家来挖掘她她从没见过如?#27515;?#37239;阴鸶的眼神

                    沐沐哥哥

                    第一在公司里除了总裁之外请别叫我其它名字第二妳不是小孩子了请不要沐哥哥沐哥哥的叫很恶心第三看在妳哥哥分上我再给妳一个机会以后不许再上这层楼来了

                    不许再上来了

                    那她还有?#35009;?#26426;会

                    可是沐哥哥

                    总裁沐宸御怒喝

                    好嘛好嘛总裁就总裁嘛程琼宇委屈的低头了总裁其实人家不过是请江小姐帮个小忙而已苏秘书就那样大惊小怪的根本就是?#23460;⡭?br />
                    不管?#35009;?#24537;都不许

                    泡个咖啡也不行?#20426;?br />
                    ?#38468;?#20010;电话都不行

                    她是废物啊?#20426;?#20914;动的话一出口程琼宇就知道她说错话了因为沐宸御又瞬间换了另一种?#25104;?#38081;青色的对不起我

                    滚出去

                    那样寒酷暴烈的怒吼声骇得程琼宇像弹簧娃娃一样在原地跳了一下

                    沐沐哥哥

                    再不滚妳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

                    嘴角抽了抽程琼宇先是怨恨地瞪了江净珞一眼再转注沐宸御投以哀怨的目光见他表情僵硬得似乎随时可能迸裂她不敢再多说?#35009;?#22105;着委屈的泪水狼?#36820;?#31163;开了

                    去找哥哥替她?#21103;?#20167;

                    而原想出来打圆场缓和一下气氛的江净珞她和苏秘书一样也被吓得连半个字都吭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程琼宇被赶出去

                    从来不知道沐宸御也有如此暴烈凛然的一面

                    宸宸御其其实你真的不用这么生气江净珞结结巴巴地说虽然他不是对她飙火但任何人看了他的?#25104;?#19968;定都会跟她一样心里毛毛的

                    我想她不是有意的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我绝不允许任何人让妳受委屈沐宸御冷硬地道

                    听到这种话说不感动是假的可是在江净珞认为这真的只是一件小事她早就习惯了重要的是程琼宇是程少宇的妹妹而程少宇是他最要好的至交她不希望因为这种事而坏了他们之间的友谊

                    但是你多少要体谅一下她们的心情她们嫉妒我是难免的不过咦?#20426;?br />
                    劝慰之词不过才发表两句而已江净珞就觉得不对了

                    好可怕沐宸御的?#25104;?#27604;刚刚更恐怖竟然是黑色的而苏秘书也气急败坏的拚命对她使眼色

                    她说错?#35009;?#20102;

                    她?#22909;ǡ俊?#27792;宸御自言自语似的呢喃还特别?#21448;?#31532;二个字好像在设法了解那个字的意义

                    惨了

                    心头?#35828;?#19968;下沉到玛里雅纳海沟去了江净珞的?#25104;?#20063;变绿了但由于她的皮肤比较黑显现出来的?#24863;?#26524;也跟一般人不太一样墨绿色的不不是我我说说错了是她她的结巴比刚刚更?#29616;أ?#19981;过她就算能够一?#31181;?#21128;上一千句?#35009;挥ã?#22240;为沐宸御连半个字都听不进去了

                    接着更令人吃惊的变化又产生了

                    瞬间沐宸御又换了?#25104;?#27491;常的嬉皮笑脸看得江净珞和苏秘书直眨眼一时搞不懂现在到底是?#35009;?#29366;况

                    对了有份文件要送到总务部陈经理那里去妳帮我送一下好吗?#20426;?br />
                    现在又是转到哪一台了

                    ?#39640;?#22909;

                    于是顶着一头雾水江净珞拿着文件离开了

                    然后苏秘书的心又开始结冰因为江净珞一搭上电梯离开沐宸御的?#25104;?#21448;恢复乌溜溜的黑色了

                    总裁

                    沐宸御举起一手示意她噤声她只好闭上嘴巴默默看着沐宸御打开太平门爬楼梯下楼去了最好大家今天本分一点不然有人要遭殃啰

                    哎呀小老鼠又来啦

                    ?#38468;?#22825;又有好玩的了

                    一踏进总务部不到一?#31181;?#27743;净珞就?#35805;?#20102;一跤还被?#23047;?#25481;落的小盆栽砸到又被莫名其妙翻倒的广告颜料泼到

                    好不容?#23383;?#20110;越过千山万水度过重重危难见到了陈经理可是

                    陈经理这份文件是

                    ?#36214;?#24110;我泡杯红茶



                    我也要红茶

                    我要咖啡

                    我要热牛奶七嘴八舌的交代江净珞一边努力记住一边转身离开总务部要到休息室替他们?#24613;敢希?#23682;料她才刚走到门口就拉不动腿了

                    妳还杵在那边干?#35009;?#27809;有红茶我可是不会接妳的文件的



                    喂小老鼠经理在跟妳说话妳听见了没有啊?#20426;?br />


                    喂喂喂小老鼠妳不服气是不是我们

                    有人不?#22836;?#22320;过去推她一把然后也跟着化成石膏像了其它人疑惑地互视一眼随即先后过去探看结果也先后冻成南极冰柱了

                    正待进办公室的陈经理总算察觉不对也跟过来看看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们总裁他失声大?#23567;?br />
                    正是沐宸御他直挺挺的站在总务部前那张俊美到了极点的脸已经不能用乌黑来形容了那根本就是恶修罗?#27604;说那罢住?br />
                    他的目光缓缓的一一扫过僵立在他前方的人然后一个一个点?#21103;?#20853;

                    妳明天不用来了妳也是妳也是妳降为主任你降为职员你调到服务台你没有半个人逃过一劫直到他的目光来到最后一个人身上陈经理他的异母哥哥正用一种你能奈我何的轻蔑眼神?#34920;?#30528;他全然不把他放在眼里不过他只用一句话就打破了对方的冷静

                    全威公司收了吗?#20426;?br />
                    陈经理的?#25104;?#30636;间翻为惨白额上落下倾盆大雨不冷汗一根颤抖的?#31181;繁?#30452;地指住沐宸御

                    你你

                    好自为之啊

                    话落他便温柔地牵起江净珞的小手唇上勾着媚?#35828;奈?#31505;脚步轻快地转身离去了

                    他知道就从这一刻开始没有人敢再欺负他的小宝贝了

                    江净珞也知道一方面她很开?#20320;?#23480;御是这么的关心她护卫她但另一方面她也很担心

                    总务部这一波人事大裁员大搬动会引出?#35009;?#26679;的大麻烦呢

                    谁引起的风波麻烦多半会降临在那人身上这点江净珞很清楚因?#35828;?#27792;奶奶打电?#21834;该?#20196;她前去?#38468;?#35265;时她一点也不意外

                    江小姐?#20426;?br />
                    老夫人

                    沐奶奶以苛刻挑剔的眼神轻蔑的打量江净珞一眼旋即不?#22836;?#22320;移开目光随?#21482;?#20102;一下



                    ?#24863;?#35874;

                    江净珞规规矩矩的落坐安安静静的等待着

                    周末由于?#32844;?#26367;她?#25165;?#20102;工作因此她无法陪同沐宸御到日本去为世交伯伯祝寿然后就在她的工作刚结束不到一个小时老佛爷就打电话去?#21018;?#21796;她赶来?#38468;?#35265;了

                    而沐奶奶似乎也不屑于跟她多啰唆江净珞静候不到半?#31181;?#27792;奶奶就开口直接进入话题了说妳要多少代价才肯离开宸御?#20426;?#23601;说吧这位老人家似乎只会这种经典的老套情节她不腻别人也腻了是电视剧看太多了吗

                    不她只是一路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她只懂得这种方法

                    江净珞?#34507;?#21497;了口气老夫人不是我的问题是宸御的问题呀

                    ?#22797;?#26126;以为推到宸御身上就没事了吗?#20426;?#27792;奶奶冷声地哼了哼告诉妳没那么容易凭妳的家世背?#21834;?#23481;貌人品哪一样配得上我们家宸御的真是的一只小蟑螂也敢稍想进我们沐家

                    蟑螂

                    好恶心喔她不能是蚂?#19979;w?br />
                    江净珞又叹了口气老夫人?#19968;?#31163;开他的只要一除去他心里的噩?#21361;?#25105;一定会离开他的

                    别找借口沐奶奶怒喝?#29976;裁?#24515;里的噩?#21361;?#22963;想借口拖延吗?#20426;?br />
                    老夫人妳应该比我更明白呀

                    我不懂妳在说?#35009;俊?#27743;净珞静静地望住沐奶奶要是他心里没有噩?#21361;?#24590;会常常做那种事呢?#20426;?#38395;言沐奶奶大惊失色地跳起来难为她大把年纪了竟还能像蚱蜢一样的跳跃

                    妳妳妳是谁告诉妳的?#20426;?br />
                    为免?#39029;?#22806;扬更不想被有心?#27515;?#29992;这件事来大做文章比如说沐宸御心理有问题不适合掌理公司业务之类的每一?#21361;?#27792;奶奶都用尽手段?#24656;?#31105;止这件事泄漏出任何消息沐宸御也答应过不会说出去她一直以为很安全没想到

                    宸御告诉我的

                    ?#36127;?#35828;他答应过不会说出去的

                    但是他告诉我了



                    沐奶奶有点?#24597;?#30340;跌坐下去又求助地瞥向一?#32536;?#30887;婶后者安慰地按按她的肩头再看向江净珞眼神尖锐犀利

                    妳想用这件事来威胁我们吗?#20426;?#24590;么会我只是想说宸御的噩梦必须除去不然他

                    那是我们的事不用妳担心

                    可是

                    江小姐我想妳应该不?#25954;?#22963;的家人因为妳的关系而受到干扰吧?#20426;?br />
                    这才是名副其实的威胁吧

                    不过她早就料到会这样了?#35828;?#26723;里都是这么演的不是吗?#20426;?#22963;们究竟要我怎样?#20426;?br />
                    离开宸御愈快愈好愈远愈好

                    江净珞沉默了好一会儿

                    好吧

                    最终她还是屈服了

                    就说她是孬种吧而且?#24179;S说?#26723;都是这么演的悲情的女主角一定会屈服于?#35813;说?#25703;?#23567;?#20026;了家人而牺牲虽然她没兴趣担任女主角也不觉得这是?#35009;?#24754;情的故事但现实却逼得她不得不客串一次

                    至于沐宸御近半年来她看着他由认真办公到全心投入感觉得出他?#36127;?#26159;已经迷上这份挑战他的能力的工作了有时候太忙?#25285;?#36824;会叫她去买便当来?#38405;أ?#25110;许他已经不再?#22238;?#26790;?#21862;?#20102;吧

                    应该是吧起码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提到那个地方了那就表示他不再想到那个地方去了

                    那么她应该可以安心离开了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Ʊ11ѡ5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