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xzeu3"><strong id="xzeu3"></strong></code>

                  <blockquote id="xzeu3"></blockquote>

                    返回

                    死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死缘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从日本回来,沐宸御就知道江净珞离开了。

                      打她的手机,暂停使用;到她的租住处找人,也已退租;打电话到她家,她的家人只简单回了他一句,「不知道!」

                      于是他明白了,江净珞是刻意离开他的。

                      至于是谁搞的鬼,不用想,他也很清楚是谁,但他并没有去找那个?#27515;?#35770;,甚至没有去找江净珞,只是坐在办公室里,面向玻璃帷幕,静静地沉坐了一整天,直到下班前,一直不敢来骚扰他的苏秘书才不得不进来请他签署一份文件。「总裁,这是急件,可不可以……」

                      「去请两位叔叔和副总经理过来一下。」见沐宸御动也不动,只下了一道不相干的命令,苏秘书犹豫一下,只好把文件放在桌上,转身去通知人。

                      沐宸御依然望着玻璃帷幕外,面无半丝表情,只唇上挂着一弯冷笑。

                      「不要怪我,奶奶,这是妳逼我的!」

                      *

                      一天之内,所有非沐姓的沐?#39029;?#21592;全数被踢出旭华。

                      非沐姓的沐?#39029;?#21592;共同设立空头公司,与旭华签订空头生意,赚取不当利益,不利于旭华集团,证据确凿,不容狡辩,于是沐宸御名正言顺的把所有非沐姓的沐?#39029;?#21592;赶出了旭华集团。

                      沐宸御甚至在考虑要不要告他们,并提出赔偿,手段又狠又绝,不留人半点余地。

                      连沐奶奶也被惊动了!「为?#35009;?#35201;做得这么绝?」不是她同情他们,而是觉得这么做并不妥当,尤其是对沐宸御的人身安全而言,可能会有相当大的威胁性。?#32321;?#36924;急了可是会跳墙的呀!

                      沐宸御耸耸肩,不答话,自顾自大口大口扒他的饭;沐奶奶又焦急又不知如何是好,真想一巴掌打醒他,?#20174;?#19979;不了手。

                      「宸御,你要考虑到之后的问题呀!」

                      沐宸御仍然不吭声。

                      「赶他们离开公司已经很够了,不用再告他们了!」

                      沐宸御静默如初。

                      「宸御……」

                      虽然沐宸御一直不肯回答她,沐奶奶依旧苦口婆心地想劝他改变主意,直到沐宸御终于吃完一碗饭,他才慢条斯理地放下碗筷,慢条斯理的用餐巾拭净嘴,慢条斯理的将目光移向沐奶奶;后者一对上他的眼神,立刻涌起一股不祥的预?#23567;?br />
                      「奶奶。」

                      「宸御?」

                      「小净离开我了。」

                      「呃,是吗?」

                      「是啊,所以啊,我要逼他们……」

                      ?#21103;?#20182;们??#20063;?#25026;,那只小老鼠离开你,为?#35009;?#20320;要逼他们?」

                      原是一脸淡漠的沐宸御突然笑了,不知为何,虽是灿斓无比的笑靥,却令人见了猛打冷颤。

                      「我要逼他们做出不该做的事……」

                      沐奶奶抽了一口冷气。「为?#35009;矗俊?br />
                      ?#25954;?#20026;……」沐宸御慢吞吞地起身,「这是……」慢吞吞地转身,[奶奶妳逼我的!」语毕,大步离去。

                      沐奶奶呆住了,一?#32536;?#30887;婶也骇傻了。

                      他知道了?

                      *

                      莫名其妙突然辞?#21834;?#36864;租,这还不够,又不肯搬回家里住,硬要南下到外婆家里「度假」,江净珞一连串的异常行为,江家却没有人多问,只是默默的送她上火车,并承诺任何?#27515;?#38382;都说不知道她的行踪。不是不关心,是太关心,所以懂得体谅、体贴,只要她不想主动说出口,他们就不会追问。

                      有些事得要她自己想通。

                      「妳……想通了再回来。」江妈妈意味深长地交代。

                      「也许南部的环境比较适合妳。」江?#32844;?#33509;有所思地低喃。

                      「给我寄一些水果回来,南部的水果比较便宜。」江大姊吸着口水说。

                      「去恒?#21644;?#29609;嘛,听说那里不错玩喔!」江小哥建议。

                      每一句都是关心,听得江净珞差点落下泪来,但她不想在家人面前哭,只好匆匆道别,匆匆爬上火车。

                      这一生,她?#24613;?#31572;不了他们对她的爱!

                      外婆家对江净珞而言并不算陌生,虽然她很少来,但由于江?#32844;?#19982;江妈妈是典型的?#24178;?#19994;联姻」,两家都是从事同样的行业,江?#39029;常?#22806;婆家也?#24120;?#19981;,外婆家更?#24120;?#32780;且是从早吵到晚。毕竟是南部,大多数人都崇信这行业的专?#30340;?#21147;。当然,外婆家也很欢迎她,马上就排了一大堆工作给她,恰好够让她忙得找不出时间来做任何思考。

                      不过晚上总是要睡觉的,睡前,白天工作时的疲劳一古脑全杀向全身,累得她一洗过澡就瘫了,可是脑?#23588;?#21453;而更清醒了,于是思念开始一波波地涌上来,折磨得她开始怀疑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他,是真的不需要她了吗?

                      如果不是呢?

                      就这样,她每天晚上总是辗转反侧到半夜才睡着,因此翌日也都是晚晚才爬起?#29627;?#20960;乎都是在大家都用过早?#20572;?#27491;在一边?#24613;?#24037;作、一边闲聊的时候,她才一个人独坐在角落里用早餐。

                      「阿净啊,对面廿阿辉阿今呷意妳喔,郎嘛细古意郎喔,安抓,乌意思么?」

                      听到外婆的话,江净珞不禁缩了一下脖子,暗暗苦笑。

                      从到达这里的第一天开始,这种话就没有停过,昨天是邻居,今天是对面,明天就是亲戚了。是怎样?二十岁还不嫁人就是罪过了吗?二十岁耶,她又不是?#21571;習耸?#32780;且,就算她永远不嫁人,也不会是,咳咳,老处女。人家早就破功?#29627;?br />
                      话说回来,呷意她的人都是呷意她的专?#30340;?#21147;,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拥有的是真「功夫」,绝不是唬?#35828;摹?br />
                      他们不在意她的外表如何,只在乎她的本事。

                      「阿母,卖?#19981;?#38463;?#29627;?#23569;年郎加低廿处理?#29627; ?br />
                      舅妈见她一副尴尬得想落跑的样子,赶紧出来缓和一下气氛,表哥也忙着把话题岔开。

                      「对?#29627;?#38463;嬷,要讲就讲报纸的头条?#29627; ?br />
                      「哈米头条?」

                      「旭华集团的总裁三个星期前?#35805;?#31080;了,虽然两天后就被救回来了,但至今昏迷不醒,有可能永远醒不过来了,听说是……」

                      铿锵!话说一半,突然一声瓷碗碎裂声传来,大?#20063;辉?#32780;同望向同一处,但见江净珞惨白的脸上布满了惊骇与恐惧,而?#19968;?#36523;都在颤抖。不会吧,他?#30452;话?#26550;了?

                      *

                      「是我错了吗?是我错了吗?」

                      「老夫人……」

                      病房外的长椅上,沐奶奶颓然啜泣、?#27809;?#19981;已;碧婶在一旁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才好。

                      「是我错了!」

                      「老夫人……」

                      「如果不是我赶走了那个女孩子,他也不会?#38405;?#20123;人赶尽?#26412;?#36924;得他?#21069;?#26550;他,要杀害他,以为这么做,他们就可以安然无事,也可以抢到旭华了……」

                      「但那是……」

                      「那天妳也听到了,他说这是我逼他的,如果不是我,他不会那么做,他们也不会被逼得绑架他了!」

                      「……」是,她们都听到了,也因?#31639;?#24820;?#35805;?#30340;过不到两天,沐宸御就真的交代律师要对他们提起告诉了,结果律师还没来得及提出告诉,他就?#35805;?#26550;了。

                      「可是他为?#35009;?#35201;说是我逼他的?难道他不明白我都是为他好吗?」

                      「他还年轻啊!」

                      「不年轻了,都快三十岁的人了……」

                      「老夫人……」

                      「阿碧,妳老实说,他不会像医生所说的,真的有可能永远醒不过来了吧?」

                      「……」

                      碧婶全然哑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才好,正是不知所措之际,眼角却瞄到一个意外的身?#21834;?br />
                      「妳?」

                      「是我。」江净珞掩不住心焦地往病房门瞥一眼,然后低低哀求。「我能进去看看他吗?」她打听过了,那些非沐姓的沐?#39029;?#21592;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杀害沐宸御,但又担心被人怀疑到他们身上来,因此用绑架做掩护,然后一绑到人之后,就把沐宸御关在木箱子里,再将木箱子埋进某个墓地里,等于是把沐宸御活埋了。

                      虽然警方及时找到沐宸御,但当时他已因缺氧而呈?#21482;?#36855;状态了。

                      起初,医生表示幸好沐宸御的脑子并没有受到破?#25285;?#25152;以他应该很快就可以清醒过来了;一个星期后,医生开始怀疑他的脑子是否有尚未被诊察到的破?#25285;?#20004;个星期后,各种检查一再被重复,依然检查不出病患到底是哪里出了毛病?

                      三个星期后,医生不得不承认束手无策,并通知病患家属,病患很有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他又跑到「那个地方」去了!

                      这是江净珞得知沐宸御的状况之后,头一个产生的?#26412;酰?#25152;以她马不停蹄地立刻赶来医院了。

                      只有她才能?#35805;?#20182;给找回来。

                      「妳想干?#35009;矗俊?#20294;沐奶奶一见到江净珞,满肚子火气就爆上来了,因为一切都是因这个女孩子而起的。

                      「老夫人,我想妳应该早已派?#35828;?#26597;过我的身家背景,应该很清楚我的家?#24120;?#25105;知道,妳认为从事那?#20013;?#19994;的都是骗?#35828;模?#25105;也承认,大部分都是,」江净珞低声下气地解释。「但江?#20063;?#26159;,所以?#19968;?#25226;宸御叫回来的!」

                      「妳?」

                      「是,我,我有那种能力。」

                      老实说,沐奶奶一点也不相信,但在如今这种几近绝望的境况之下,任何有一点点可能?#32536;南?#26395;,她都不能放弃。

                      「妳保证?」

                      「我保证!」

                      「好吧!」

                      一进病房,江净珞只随便看了床上的病人一眼,随即在角落里的沙发上盘膝坐下。

                      「请妳们记住一件事,无论发生任何状况,千万千万不能叫醒我!」

                      「好。」

                      得到沐奶奶的承诺后,不到三秒钟,江净珞就「睡着」了。因为她的脑袋好像断了骨头似的垂下了,在沐奶奶和碧婶的眼里看来是如此,两人不禁狐疑地互觎一眼。她真的有办法把沐宸御找回来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体育彩票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