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xzeu3"><strong id="xzeu3"></strong></code>

                  <blockquote id="xzeu3"></blockquote>

                    返回

                    死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死缘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沐宸御呆了一呆。「耶?#20426;?br />
                      「一般人在生活上会滋生不安,会受噩梦侵扰,多半是有心魔,我的工作就是把『客户』的灵魂捉出来盘问,因为只有在?#20405;?#29366;况之下,无论我问什么,对方都得老实回答我,我再据以判断出对方的心魔究竟是什么,然后设法除去它……」

                      「所?#38405;?#20123;做了亏心事,老是说撞鬼的?#19968;錚?#20840;都只是心魔在作怪啰?#20426;?br />
                      江净珞静了一静,「那也不一定,」她慢条斯理地说。「有的时候是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

                      「欸?#20426;?#27792;宸御再次大吃一惊。「那妳怎么办?#20426;?br />
                      江净珞突然举起双手,用手掌对着他。「你有看到什么吗?#20426;?br />
                      沐宸御疑惑地左看右看。「妳是说,妳的手比一般女孩子更秀气纤雅吗?#20426;?br />
                      「不是说那个啦!」江净珞横他一眼。「不过你看不见是正常的,因为你现在只是生灵,并不是鬼,如果是真正的鬼,他会看到我的右手是红色的!可以杀鬼;左手是白色的!可以净灵,恶鬼我就杀,好鬼我就净灵……」

                      她又转了转戴在手腕上的镯子,那镯子很特别,不但是?#23601;?#20570;的,还是桃红色的。

                      「这是桃木手铐,活?#35828;?#39746;魄被我勾出来并铐住之后,就回不去身体了,直到我收回手铐为止。还有这个……」她举起手让沐宸御看清楚戴在她尾指上的?#23601;方?#25351;。「这是桃木戒,魂魄离身后所经历的事,如果我觉得他不需要记得,就会用戒指在他额上印一下,那么他本人醒过来之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接着,她又拿出一把桃木小匕首和一把桃木小钩?#21360;?br />
                      「匕首专杀心魔,钩子勾人魂魄,这些都是我的工作道具,除了家人之外,这是我头一回拿给别人看喔!」

                      沐宸御怔愣地来回看她的各种「工作道具」,好半天后才惊叹地说了两个字。

                      「?#23480; ?br />
                      江净珞莞尔一笑,收起道具,然后神情一转,?#32420;?#22320;面对他。「老实告诉我,你会常常跑到这里来,是真的想死,或者只是想逃避而已?#20426;?br />
                      沐宸御看着她好一会儿,好像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最后他还是回答了。

                      「嗯,第一次我是真的想死,不过……」他转头望向「站岗」的父母。「那一次是爷爷阻止了我,他一见我就破口大骂,说我至少会活到八十岁以上,现在跑来干什么?然后就叫我滚回去……」

                      说到这里,他突然好奇地反问她,「那妳呢?妳知道妳能活多久吗?#20426;?br />
                      「我家是开神?#24120;?#21448;不是算命的,哪里会知道?#20405;?#20107;!不过……」江净珞耸了耸肩。「几年前有一回我在『工作』时碰上一位穿古装的老人家,他一见我就笑了,还说:『原来是我的子孙啊!?#21804;?#28982;后告诉我,说我在二十岁以前会比较辛苦,但我的工作是帮助人,那是会累积阴德的,因此满二十岁之后就逐步踏上坦途,婚后更是事事顺遂如意,而?#19968;?#26377;一个很疼爱我的老公,甚至会和老公同年同月同日同一时刻死……」

                      「真好!」沐宸御喜孜孜地脱口道:「我们可以同年同月同日死耶,那我们就谁也不必承受失去老伴的痛苦了!」

                      谁说一定是他了!

                      江净珞又?#21487;?#22320;瞪他一眼。「谁跟你说那个了,快、你的事还没说完呢!」

                      「好嘛,好嘛!」沐宸御撒娇似的用下巴在她怀里蹭了蹭。「后来,每当我无法阻止自己回想到十年前发生的事时,我就会躲到这里来,反正我现在还不会死嘛,来一下又有什么关系?而在这里,我相信妳比我更清楚,什么烦恼都消失了,也没有任何痛苦的回忆……」

                      「原来你真的是在享受啊!」江净珞喃喃道。

                      「是啊,享受这里的安详宁静,这是在繁杂的人间永远也无法体会到的。」

                      江净珞点点头,似示她了解了。「那么,以后如果你想要享受平静的时候就来找我好吗?不必再用自杀?#20405;?#28608;烈的手段,我可以轻?#29366;?#20320;过来。」

                      只有出窍的灵魂才能到这里来,因此除了昏迷不醒的病患,也只有自杀一途。

                      所以她在听到他常常到这里来的时候,才会那么吃惊,要常常来,就得常常自杀,他就那么不想活吗?

                      原来他早就知道自己不会死了。

                      「没问题,」沐宸御?#29992;?#30340;挤眉弄眼。「我们还可以来这边做爱做的事呢,对吧?#20426;?br />
                      涮一下,江净珞脸爆红,却又不敢拒绝他,只好意?#23478;?#24605;的捶他一下。

                      「那我们可以回去了吧?#20426;?#35828;着,她就想拉他起身,可是他却动也不动。「宸御?#20426;?br />
                      沐宸御依然定在草地上,仰着头看她。「妳发?#26408;?#19981;再离开我了?#20426;?br />
                      江净珞叹了口气。?#29238;?#21018;我说了,在这种状况下,我问人家任?#38382;攏?#37027;人都无法不老实回答我,同样的,人家问我的问题,我也没办法说谎,所以,相信我,我说了绝不再离开你,就绝不会再离开你了。」

                      闻言,沐宸御安心了,唬一下跳起来,牵住她的手。「那走吧!」

                      「等等!」这回却是江净珞喊暂停。「在回去之前,有件事必须?#21364;?#29702;掉。」

                      「什么事?#20426;?br />
                      江净珞没有回答他,径自牵着他往反方向走,直朝他父母那边而去;沐宸御有点疑惑,但并没有多问,不久,他们就停在沐爸爸前面了。

                      「我想,你欠你儿子一个道歉。」江净珞严厉地要求道。

                      「那不能怪我,要怪就怪她!」沐爸爸手臂一伸,?#25163;?#30340;指向沐妈妈。

                      「怪我?#20426;?#27792;妈妈不敢置信地重复那两个字。「在外面包了一堆女?#35828;?#26159;你,又不是我!」

                      「妳没有吗?#20426;?#27792;爸爸冷笑,俊美?#27424;?#30340;五官?#32536;?#26377;些扭曲。

                      沐妈妈怔了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20426;?br />
                      ?#24178;?#21475;央田,这个名字妳不会说妳不知道吧?#20426;?br />
                      「知道啊,他是我哥哥嘛!」

                      哥哥?原是一脸愤怒嘲讽的沐爸爸蓦然僵住。

                      「他……是妳哥哥?亲哥哥?#20426;?br />
                      「对啊,」沐妈妈颔首。「不过我妈妈并不知道,他是我爸?#21482;?#21069;在日本出差时,一夜风流下的『产物?#21804;?#25105;是独生女,一直很渴望有兄弟姊妹的感觉,所以我一得知在日本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就马上跑去认他,之后他也常常到台湾来探望我……」

                      顿住,沐妈妈彷佛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表情也开始不对劲了。「慢着,你提起他,难不成你以为他是我的……我的……」

                      「情人。」沐爸爸尴尬又歉疚地替她说完,「其实……呃,其实当我妈妈安排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就,呃,爱上妳了,那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所以我马上就同意订婚,没想到订婚不到一个月,我到日本出差,却见到妳和一个日本男人亲亲热热的从饭店出来,我就以为他是妳的……妳的……」

                      「情人。」沐妈妈冷冷地说。

                      沐爸爸更尴尬了,张着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而一旁,沐宸御和江净珞都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所有的痛苦,竟然只是因为一个误会而起。

                      「可恶,爸爸,当时你为什么不找妈妈问个清楚呀?#20426;?br />
                      「?#20405;?#20107;我怎么问嘛!」

                      「开口就问啊,笨蛋!」被儿子骂笨蛋,沐爸爸却不能也不敢否认,因为他真的是笨蛋!

                      「对不起!」

                      「既然不知道该怎么问,那就该退婚嘛!」

                      「可是我……」沐爸爸?#28783;?#27668;嘟嘟的沐妈妈一眼。「真的很爱她呀!」

                      瞬间,沐妈妈的怒气蒸发了。「你真的那么爱我,即使认为我有情人了,你还是不愿意解除婚约?#20426;?br />
                      沐爸?#31181;?#37325;地点?#35828;?#22836;。「真的,就算妳有一百个情夫,?#19968;?#26159;要妳!」

                      沐妈妈顿时喜悦?#20013;?#36199;地垂下了蚝首。「其实第一次见面时,我也……呃,爱上你了!」

                      沐爸?#21482;?#27809;机会表示什么,沐宸御就抢着先呻吟给他们听了。

                      「喔,天!他爱她,她也爱他,为什么就没有人肯老老实实地说出来呢?#20426;?#22768;落,他马上「以身作则」地示范给还在上感情幼儿园的父母看。「小净,我爱妳,真的好爱妳!」

                      江净珞脸又爆红,但有一桩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她也不想再隐瞒自己的感情了。「我也爱你,宸御。」

                      「好极了,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沐宸御兴匆匆地道,并朝父母摆出?#20808;说?#25163;势。「麻烦你们走人,谢?#21804; ?br />
                      「做什么?#20426;?#27743;净珞疑惑地问。

                      「做爱做的事呀!」

                      江净珞一怔,旋即娇靥再度宛如火烧般热辣辣的红了起来;而沐爸爸、沐妈妈则各自轻悴一声,转身要走人,又不约而同定住脚步,相对一眼,赧然一笑,然后手牵着手一同离去,相?#32769;噘说?#36523;影逐渐消失在金黄色的雾?#29240;小?br />
                      「好,来吧!」

                      「在……这里?#20426;?br />
                      「对,在这里!」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体育彩票11选5玩法 体彩19052期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任三 足彩进球彩资料 黑龙江11选5分析软件 笨重的动物是什么生肖 中国福彩新快3 彩票生日选号器 赛马会码料 双色球杀红一汇总凤彩网 国际象棋冠军 全国统一开奖结果查询 极速快乐十分假的 贵州11选5杀号公式 浙江体彩6+1规则 新马娱乐城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