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xzeu3"><strong id="xzeu3"></strong></code>

                  <blockquote id="xzeu3"></blockquote>

                    返回

                    死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死缘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江净珞一睁开眼睛,沐奶奶和碧婶就争相靠过来。「怎样?怎样?」江净珞先朝床上瞥去一眼,再龇牙咧嘴地慢慢放开盘坐的腿,又缓?#21644;?#20986;一口气,这才回答她们。

                      「他就快醒过来了。」

                      沐奶奶与碧婶半信半疑地对视一眼,继而暗暗使了个眼色,碧婶当即会意。

                      「真的?」

                      「真的。」

                      「好,那妳可以离开了!」早就料到会如此了。

                      「不,我不会再离开他了,」江净珞坚定地拒绝。「我答应他不会再离开,他才肯回来的。」

                      「胡说,妳明明是……」

                      「很好,妳果然言而有信!」

                      突如其来的声音,听得沐奶奶和碧婶不约而同惊喜的扑向病床。

                      「宸御,你醒了,真的醒了!」

                      「我是醒了,这回。」沐宸御徐徐打开眼眸。「但再有下回,我就不会再回来了!」

                      沐奶奶一惊。「为什么?」

                      沐宸御没有机会回答,因为江净珞按了紧急铃,医生和护士都赶来了,又是诊问又是检查的,好一阵子忙乱之后,终于病房内又恢复了原有的平静,这时,沐奶奶才又问了一次那个害她差点吓出心脏病来的问题。

                      「为什么?为什么下回你就不肯回来了?」

                      「因为我累了。」

                      「累了?」

                      「我知道奶奶疼我,但奶奶每一次说是为我好的?#25165;牛?#19981;仅没有让我觉得好,甚至让我觉得好痛苦,奶奶,我累了,被妳控制得累了!」

                      「胡扯,我哪有控制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

                      话还没说完,沐奶奶就自动停住了,愣怔地凝视宝?#27492;?#23376;好半晌,而后沮丧地垂下老脸。

                      「我真的是为你好呀!」

                      「我知道,但除了我?#32422;海?#35841;能比我更清楚什么对我才是最好的呢?」

                      「可是你还年轻,哪里会知道什么对?#32422;?#26368;好,瞧瞧奶奶,我是捱过了多少痛苦才走到今天的,」沐奶奶苦口婆心的相劝。「奶奶我是?#26469;?#32463;验为你?#25165;?#26368;好的路,所以,听奶奶的准没错,你……」

                      沐奶奶兀自滔滔不绝地说着,沐宸御一脸无奈地瞥江净珞一眼:我就说吧!

                      于是江净珞对他安抚地微微一笑,?#32531;?#33016;有成竹的面对沐奶奶,一句话就剪断?#27515;先?#23478;的裹脚布。

                      「老夫人,妳真的想再逼宸御走上绝路吗?」一下子,沐奶奶的声音就不见了,张着大嘴,下一个字正式宣告失踪,有空的人可以去登报作废了。「如果妳真是为他好,就别再逼他了,老夫人!」江净珞缓声道。

                      沐奶奶表情惨淡,依然说不出话来,最宝贝的孙子竟然是被她逼得走上绝路,她到底哪里错了?

                      「奶奶,我想结婚了。」

                      此话一出,不但江净珞吓了一大跳,连沐奶奶也?#32531;?#24471;回过神来了。

                      「什么?」

                      「我想结婚了。」

                      「跟她?」沐奶奶瞪着?#27604;说?#30446;光,目标正是江净珞。

                      「对,跟她。」沐宸御扯着江净珞的手将她拉到床边来。「我只想跟她结婚,快快乐乐的度过后半辈?#21360;!?br />
                      「你又怎么知道跟她结婚就一定会快乐的度过后半辈子?」沐奶奶尖声质问。

                      「因为我爱她。」

                      「你……」沐奶奶似乎想再说什么来?#24202;?#20182;,可是舌头转了一圈后又硬吞了回去,想说干脆直接反对,碧婶却在身后拚命扯她的?#36335;?#26080;奈,她?#32531;?#36864;一步!暂时。「好,你们可以先订婚,但结婚的日子要由我来决定。」要真由她来决定,那恐怕是遥遥无期吧!

                      「可以,但不能超过一年。」

                      「……好。」

                      于是两方敲定了结婚的提案,表面上皆大欢喜,其实心里各有鬼思,一个向东,一个却是向西,永远都走不到一块儿!

                      就看他们谁的手段高超,先走到目的地了。

                      唯有江净珞,她仍陷于极度的震惊当中,心头一片混乱,已经搞不太清楚状况了。

                      结婚?

                      她,要结婚?

                      她还没睡醒吧?

                      在江净珞的劝说之下,沐宸御答应替绑架案的主谋——他的大堂哥聘请最高明的律师做辩护,并且不会拉其它人下水,就让大堂哥一个人承担起所有的罪名。条件是,她要尽快跟他订婚。于是,周末,江家难得连续两天都没?#20449;?#24037;作,所有人都很有耐心地?#21364;?#30528;某?#27515;?#25308;访,连一些得知消息的亲戚?#32487;?#22320;跑来了,想要看看江净珞的?#20449;?#21451;究竟是长什么样子的。

                      毕竟,在他们这一行的圈子里,众所皆知,江净珞?#22902;?#24322;能力是唯一仅有的,能够抓住她的心的男人,最好也是这一行里的人,如果不是,也最好是其它行业的佼佼者,不然哪配得上江家之宝。

                      所以,要说他们是来「参观」的,不如说他们是来鉴定的。

                      不过江净珞根本就不敢老实说出沐宸御是来求婚的,不然江爸爸一定会预先?#24613;?#28385;清十大酷刑来招待,她只敢说是?#20449;?#21451;要来拜访,真到了求婚的时候,再见机行事吧!

                      好好好,她是孬种,可以了吧?江家不但住在郊区,而?#19968;?#20303;的是那种古意盎然的宅子,看样式应该是清朝的骨董,就连家具也是古式的?#23601;?#26700;椅,为了工作方便,?#21534;?#29305;别宽敞,?#21364;?#30340;二、三十人都?#35328;?#37324;头也不嫌拥挤。

                      这时,约定时间前二十分,大家都在?#21534;?#37324;喝茶啃瓜子闲聊天,顺便猜猜江净珞的?#20449;?#21451;究竟是圆是扁?

                      唯有江净珞不安地在走来走去,绕圈?#21360;⒆咧?#32447;,有时候会停下来,欲言又止地看看江爸爸,再对?#32422;?#25671;摇头,继续踏正步,但是不到几?#31181;?#21518;,她又重复一次同样的动作,一而再、再而三,直到有人受不了了……

                      「小么,究竟有什么事,说吧!」

                      江净珞?#33151;?#20725;了一下,而后慢吞吞的转向江爸爸,表情有点尴尬、有点不知所措。

                      ?#39640;潰?#29240;爸,宸御他呀……」是个美人。

                      「怎样?」

                      「……」没下文。

                      江净珞实在不晓得该如何形容沐宸御那惊?#35828;?#32654;貌,她所知道有关于美丽的形容词全都叫出来在脑子里排队点名,结果找不出半个?#35270;?#30340;。算了,还是让他们?#32422;?#30475;吧!「没什么!没什么!」

                      ?#32531;?#22905;继续测?#32536;?#30742;有没有哪里没贴平,又过了一会儿……

                      「小么,要有什么事就快说吧,别在那里绕得我头都昏了!」

                      ?#39640;潰?#29240;爸,宸御他呀……」是旭华的总裁。

                      「嗯,怎样?」

                      「……」又没下文了。

                      江净珞实在无法想象,在她说出?#20449;?#21451;就是那个上个月才被绑架上过报的旭华集团总裁之后,大?#19968;?#22914;何反应?

                      说她被骗子耍了?

                      八成是。

                      算了,还是以后再说吧!

                      「没什么!没什么!」

                      好吧,她已经承认过许多次了,她是孬种!于是她又开始转圈圈踏正步,就在江爸爸已经忍耐到极点,火山随时可能爆发之际,突然几个小鬼头兴匆匆的跑进来大?#23567;!?#19968;个好漂亮的大姊姊来啰!」

                      大姊姊?

                      漂亮!

                      二话不说,江净珞拔腿就冲,一溜烟就不见了?#24674;?#20154;不由面面相觎,不解那个「好漂亮的大姊姊」跟她又有何关?

                      未久,江净珞牵着那个「好漂亮的大姊姊」出现了,?#21534;?#37324;顿时鸦雀无声,一半的人窒息了,一半的人口水流湿了前襟,女人们也都看得目瞪口呆,连嫉妒那种词都忘了。

                      「爸,妈,他就是我的?#20449;?#21451;,沐宸御。」

                      喀?#32781;?br />
                      有半数的人摔下椅子去和地板亲热了,另外半数的?#35828;?#20102;下?#20572;?#30524;睛瞪凸了,差点就滚了出来。

                      「『她』是男的?」江爸爸尖声惊?#23567;?br />
                      「如假包换!」沐宸御笑吟吟地道,低沉稳健的男性嗓音,果然如假包换。

                      「搞屁啊,男人长那么漂亮,真是没天理!」江小哥喃喃?#20855;妗?br />
                      「老实说,我?#32422;?#20063;这么觉得。」沐宸御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最好能嘴歪眼斜又暴牙,那才正点!」

                      噗?#20572;?br />
                      一句话说得大家都笑了,所以说,好看的人就是容易讨好人,唯有江爸爸是怎么看怎么讨厌。

                      这种男人怎么配得上他的宝贝女儿!

                      「你这小子,长得一副娘娘腔的样子,有本事养活我女儿吗?」

                      「伯父,这点请不用担心,我?#32422;?#26377;一家小公司,还算能赚一点小钱,应该没问题的。」

                      小公司?

                      还算能赚一点小钱?

                      可真谦虚啊!

                      江净珞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一?#32536;?#27743;妈妈看在眼里不禁笑了,现在她才明?#30528;?#20799;为什么说?#19981;?#30340;人是?#35813;?#20154;」因为他真的是个?#35813;?#20154;」,名副其实,一点也不夸张。「你几岁啦?」

                      「二十八了,伯母。」

                      很好,差八岁,不会太多,也不会太少。

                      江妈妈满意的颔首。「家人呢?」

                      「家父、家母都去世了,」沐宸御恭谨地回答。「不过?#19968;?#26377;奶奶,是她把我带大的。」

                      「那你可得好好孝顺她呀!」

                      「我知道,伯母。」

                      江妈妈又点点头,?#32531;?#36716;往江爸爸。「我?#19981;?#20182;。」

                      江爸爸冷哼。「我讨厌他!」

                      江妈妈无奈地摇了摇头。「只要是要『抢』你女儿的人,你?#32487;?#21388;!」

                      江爸爸又哼了哼,不说话了;就在这时,江大嫂出现了。

                      「?#33151;死?#20102;吗?午餐?#24613;?#22909;了,可以吃……哇!」江大嫂盯着沐宸御,傻在那里了。江妈妈莞尔一笑,起身。「好了,先去吃饭吧,之后,我们再来好好聊聊!」这一顿饭,宾主尽欢。

                      除了江爸爸。

                      饭后,大家也聊得很愉快。

                      除了江爸爸。

                      下午,沐宸御要带江净珞去逛街、看电影,所有人都欢欢喜喜的送他们出门,还说要玩得开心一点。

                      除了江爸爸。

                      「你到底要闹别扭闹到什么时候啊?」江妈妈啼笑皆非的问。

                      「……」江爸爸没有回答。

                      一辈子吧!

                      翌日,沐宸御又来了,还提出订婚的请求,江爸爸当场傻眼,幸好有江妈妈的护盘,江爸爸还是红着眼眶同意了。

                      一个?#30631;?#21518;,沐宸御就和江净珞订婚了。当晚,沐宸御睡得特别香甜,还作了一个幸福的美梦,他和她,有好几个可爱的小萝卜头;他和她,幸福的白头偕老。没有误会。

                      也没有背叛。

                      他们是幸福的。

                      *

                      打从那回总务部被开大刀,不是炒?#23244;?#23601;是降职,连那些非沐姓的沐家人都全数被赶?#21671;?#21518;,旭华大楼上下所有员工都对江净珞敬慎到不能再敬慎,因为大家心里都清楚得很,沐宸御是为了江净珞才有那些种种动作的。

                      除了程琼宇。

                      她怎么也不甘心把沐宸御「让」给那?#32531;?#19981;啦叽的小老鼠,美人就应该配美人不是吗?

                      「可恶,给我走着瞧!」

                      「他们都订婚了,妳还想怎样?」程少宇直摇头叹气,这个刁蛮妹妹,他实在拿她没辙。「先说好,要真闹出问题来,我可保不了妳!」?#21103;?#19981;住也得保!」任?#32536;难就罰?br />
                      「好了,妳可以回妳的办公室去了吧??#19968;?#26377;很多工作要赶呢!」

                      「不管,我要你替我想办法,让我跟他约会!」

                      「没办法!」

                      「哥!」

                      「妳够了没有?」程少宇终于生气了。「妳再这样卢下去,用不着宸御,我就直接把妳赶出公司!」

                      程琼宇是够蛮横了,可是一旦哥哥真的生气了,她也是会怕的。

                      「那算了!」她忿忿的转身离开了。

                      她放弃了吗?

                      不,她只是改弦易辙,不找胳臂肘往外弯的哥哥卢了,要去找更可靠的「?#25509;選?#24182;肩作?#20581;?br />
                      她就不相信沐奶奶是心甘情愿同意他们订婚的!

                      「宸御和大安董事长谈完了没有?」

                      手里抓着急件,江净珞一踏出电梯就大声地往苏秘书那边问过去,动作很是匆忙。

                      「还没有,不过应该快了。」

                      「这样啊……」江净珞瞥一下手上的文件。「好吧,那稍微等一下好了。」

                      「要签名?」苏秘书看着她手上的文件。

                      「对,企画部等着要呢!」

                      「签名就可以,还是……」

                      「不,还要看一下,有问题得立?#21497;?#20986;来让企画?#21827;?#25913;。」

                      「那就麻烦啰,还有人排队等着要见总裁呢!」苏秘书的目光拉向会客?#25671;?br />
                      「没有预约的。」再补充一句。

                      「谈合约?」江净珞也跟着望向会客?#25671;?br />
                      「不是,是前总裁的朋友,带女儿和外甥来拜会新总裁。」

                      ?#36214;?#22312;才来?」早该来了不是?

                      苏秘书淡然一?#21360;!赶?#22312;的总裁才像个总裁呀!」

                      江净珞也笑了。「那倒是。」

                      「不过,说是拜会嘛……」苏秘书双眉微?#23613;!?#21999;,我倒觉得像是带女儿来相亲的。」

                      ?#25954;俊?br />
                      「那位?#36828;?#21644;老夫人也很熟。」苏秘书很含蓄的暗示道。

                      江净珞立刻明白了,不由得苦笑。「沐奶奶就是不?#19981;?#25105;。」

                      苏秘书摇摇头。「不只是妳,那位老佛爷不?#19981;?#30340;人才多呢!」

                      两人说到这里,会客室的门突然打开了,走出一?#40839;?#24230;翩翩的年轻人,看模样像是大学生,但笔挺合身的西装又使他?#32536;?#24456;成熟。

                      「?#36828;?#30340;外甥。」苏秘书小声告知那?#35828;?#36523;分。

                      江净珞却只呆愣着眼,压根儿没注意到苏秘书在跟她说话,直到年轻?#27515;?#21040;秘书桌前站定,他两眼只看着苏秘书,至于就站在一?#32536;?#27743;净珞,他连眼角都没给她扫到。「请问我们还要等多久?」

                      「很抱?#31119;?#25105;也不清楚。」苏秘书有礼地回道,再添两句。「?#36828;?#36825;回来并没有预约,因此总裁的行程上并没有预订?#36828;?#20250;面的时间,只能?#25165;?#22312;空档上,真是很抱歉。」

                      「哪里,哪里,是我们来得鲁莽,打乱了沐总裁的行程真是?#32531;?#24847;思。」

                      这人就跟以前一样会说话,不去做公关就太?#19978;?#20102;。

                      江净珞暗忖,目光不由自主地?#19978;?#20250;客?#36965;?#36824;有?#36828;?#21644;他女儿,不会正好是「她」吧?

                      答案在下一秒揭晓。

                      会客室又走出另一个人,一个十分甜美可爱的女孩子,不过脸上?#22402;?#30528;一副跟气质不太搭调的不耐表情。

                      「是怎样啊,他到?#20934;?#19981;见我们啊?」语气更不搭。

                      「小声一点!」年轻?#35828;?#26021;。「是我们没有预约就跑来了,怎能要求人家立刻就见我们。」

                      「可是爸爸跟他爸爸是?#21523;?#21451;啊!」

                      「公事论公事,私事论私事,现在是在公司里,自然是公事优先。」

                      「我管他公事还是私事,我?#24674;?#36947;我跟同学约好了要一起去逛街、买?#36335;?#29616;在快迟到?#27515;玻 ?br />
                      「去改时间。」

                      「才不要!?#21476;?#23401;子一口拒绝。「如果不是爸爸拜托我来,我才不想来呢,干嘛要为了那?#19968;?#28010;费我的采购时间!」

                      那?#19968;錚?br />
                      是在说沐宸御吧?

                      江净珞暗自摇头,看来「她」也没?#35851;?#22810;少,同以前一样傲慢,不允许任何人爬到她头上去,包括学业成绩。

                      说也奇怪,当年因为那件事,她转到五专部,之后她就再也没见过他们了,原以为心中对他们还有几分?#36141;蓿?#20294;此刻,她遍寻心中却找不着半丝?#22909;?#30340;情绪,有的只是感慨。

                      人生的路真的很难说哪一条一定是好的路,哪一条又是?#32531;?#30340;路。

                      她转到五专部,原是对?#32422;?#30340;某一部分放弃了,没想到现在她却成为旭华总裁?#22902;?#21035;助理,这是多少人梦想不到的?#25300;唬?#26356;何况,总?#27809;?#26159;她的未婚夫呢!塞翁失马,焉之非福。想到这里,她终于能抛开过去那一段曾令她十分自卑的往事,继续走向她的未来。

                      「不知道还要等多久,?#19968;?#26159;先叫他签一下好了。」

                      话落,她便?#25163;?#22320;走向总裁办公?#36965;?#25970;了两下门就直接开门进去,这是她?#22902;?#26435;,也是她头一次使用,不为炫耀,只为抛开过去。

                      门一关上,过去也消逝了。

                      「她是谁?怎能未经通报就进去?」陈莉敏尖锐地问,总觉得那副瘦小的身影十?#36136;?#24713;。

                      「她是总裁?#22902;?#21035;助理,也是总裁的未婚妻。」

                      「未婚妻?」陈莉敏讶异地喃喃重复道:「既然他有未婚妻了,爸爸还叫我来干嘛?」

                      闻言,苏秘书心中立刻有数,她猜得没错,果然是老佛爷的意思。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体育彩票11选5玩法